第二百零六章 战争财(二更)

不管怎么说,高易水愿意跟随自己去找师父,也算是意料之外的惊喜,只不过他一直在振振有词地喊着:“不先拒绝怎么坐地起价,结果你这个木头竟然只问了我一次。”

那副的欠揍样子实在让秦轲恨得牙痒痒。

夜间的时候,三人没有分开睡,而是统统睡在了一个房间——宁馨一个人睡在床上,秦轲趴在桌上,而高易水则是把椅子拼了拼,拼凑成了一张临时的小“床”,也算是能过一夜。

刚刚才发生了跟踪的事情,而且至今都还没弄清楚跟踪者到底是处于什么目的,又是效命与谁,这时候还要因为什么男女之防刻意分开来睡,只会给敌手趁虚而入的机会。

宁馨出身风尘,倒是没有小姑娘的扭捏,只是有些担忧夜间会真的出事,所以一晚上辗转反侧,只等到清晨鸡叫、天际翻起鱼肚白的时候,她才如释重负,沉沉地睡去。

而等到青天白日,街道熙攘的时候,三人在客栈用了简单的早点,顺着最近的路到了九江城的城门,在城门外一位车夫手里买了一辆旧马车,出城往建邺大都的方向去了。

黑风有些垂头丧气,毕竟他这样金贵的战马,从来就没有干过拉车这般的苦力活,要是换做其他时候,只怕他根本不肯向前走哪怕一步。

只是头顶的小黑仍然在眯着眼睛做着白日梦,它也不敢有任何怠慢,只能是老老实实地拉着马车,一路向着建邺城而去。

一路上,秦轲同样保持着警惕,时不时就要把风视之术展开检查周围是否有什么异状,一天后,马车距离九江城已经十分遥远,三人这才算完全放下心来。

“我还以为你会想查清楚到底是谁在跟踪我们。”高易水坐在马车里,一路摇摇晃晃。

黑风不是什么专门拉车的马,纵然它高大威猛,奔跑起来蹄声如雷,却不知道如何尽量让马车平稳,自然坐在这马车中的几人也不会太舒服。

宁馨的脸色并不怎么好,好在有秦轲帮她按着穴位,也算是缓解了一些舟车劳顿之苦。

“我是想过查。但当下更重要的是,先保住姐姐的安全。”秦轲倒是不担心高易水,在逃命方面,他相信高易水自有门道,“如果那个派人跟踪的幕后主使真的手眼通天,出于什么我不知道的目的要盯着我,那么就算我回了建邺城,也不会就此安宁。但如果他的势力范围只在九江城内,这里的纷乱本就与我无关,只要我离开了,人家自然也就不会在乎我。而且……”

秦轲看了看辽阔的平原,前路漫漫,“我不认为我会再回到九江城。”

“说你傻吧,有时候还真有点小聪明,等到了建邺城,奖励你一朵小野花,我亲自给你插在耳后,一定像个大姑娘一样好看。”

高易水看着秦轲作势又要来打,赶忙双手抱头,而过了一会儿,高易水兀自叹了口气,“这一走,我倒是真弄不清楚那位神秘财神的真面目了,想想实在可惜。”

秦轲看着他问:“我不是太清楚,你想要查清楚那位财神的身份,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好奇?我不太相信。”

高易水笑着道:“确实是好奇,人生在世,太过谨慎就没什么意思了。当然,说有目的也有那么一些……如果这位神秘的财神只是一个不喜欢抛头露面的大商人,未必能引起我的好奇心,但这位财神相比较其他三位……他的发家史却有些不同。”

“怎么个不同?”秦轲问。

“其他人大多以盐、布匹、煤炭等货物发家,逐渐做大之后再经营到各行各业。”高易水淡淡道:“而将这人推上财神首位的,却不是任何一种明面上的生意……”

“暗地里的?”

“或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