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 罗刹(四更)

几乎在那一瞬间,秦轲就可以肯定下来,这个人,就是跟踪者之一!

是打,还是逃?

秦轲的心中在这短短的一瞬,不知道转过了多少个念头,肩膀却突然被人握住了,他浑身一抖,蔡燕低声道:“走,快走。”

秦轲二话没说,跟蔡燕同时从栏杆上下来,急急忙忙地向着楼下奔去,在刚刚的余光里,秦轲已经看见了那名戴着罗刹面具的人正在推开人群,也气势汹汹地向着酒仙居内冲来。

这时候小二正好端着那一坛子三十年的陈酿缓步上楼,这一坛子酒在酒仙居内也属稀罕物,不知道有多少人重金求购而不得,他当然要小心些,免得出了什么岔子。

但他刚刚抬起头,只觉得眼前两个黑影一闪,他顿时被撞了个七荤八素,手上一轻,手里的那坛子酒就已经消失不见。

他用力地抓着楼梯栏杆,总算没有从楼上咚咚咚地滚下去,但想到自己手上的酒,他几乎肝胆俱裂,哪里来的贼人?

转过头,秦轲和蔡燕两人的身影在楼梯转角一闪而逝,他又呆住了。愣了半天,他憋出一句道:“这位爷难不成就喜欢这种强抢的感觉不成?”

秦轲不知道蔡燕喜不喜欢强抢,不过对于他临走的时候还不忘记拿上那一坛子酒有些哭笑不得。

两人很快就到了楼下,武庭却已经戴着罗刹面具冲了进来,中间还撞上了一位士子,那名士子根本没有武艺,甚至可以说是手无缚鸡之力,而武庭却是个身负修行的人,这一撞无异于是鸡蛋碰石头。

“嘭”地一声,士子整个人倒在柜台上,眼睛都没翻就直接晕厥了过去。

“喂!你不长眼睛啊!撞着人了!”有士子看见了情况,想拦下说理,可武庭山匪出身,哪里是个能心平气和坐下谈理的人?眼见秦轲要走,直接一巴掌把面前的士子打得满目金星,紧接着抬起一脚,直接把他踹进了柜台,货架上的酒壶顿时啪啦啪啦落了下来。

酒仙居内顿时大乱。

“奶奶的。”武庭表情有些狰狞,“拦老子?”

他越过躺在地上的昏厥的士子,向着秦轲直逼过去。

秦轲转过身来,手上的菩萨剑一抬,正好封锁在武庭的面前,武庭一拳打出,吐气几乎如箭,而后是一股大力向着秦轲的菩萨剑上涌来。

秦轲闷哼一声,吃了些哑巴亏,知道这人的修为远超那天他杀死的山匪头领,向后退了两步。

而武庭戴着罗刹面具,真如一头凶神般再度冲了上来。秦轲哼了一声,手上菩萨剑没有出鞘,而是翻转之间,以剑鞘与武庭的拳头对了一记,这一次他用了七分力,两人相抗之下,各自再退。

“进去!”蔡燕却喊了起来,随着他的手用力一拉,秦轲整个人就被拉入了门后,随后门栓就这样砰然落了下来。

“呼……”蔡燕擦着额角的汗水,一手抱着酒坛子的他喘了口气,但看似牢不可破的门显然不打算给他们喘息之机,一声巨响,秦轲心中一紧,知道武庭正在那头用脚踹门,这根说粗不粗的门栓,很难说能有多持久。

秦轲和蔡燕对视了一眼,都知道此地不可久留,而蔡燕显然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伸手一拉就拽着秦轲道:“这边。”

酒仙居的后院厨房里正在炒菜,有伙房伙计抱着柴火从后门走了进来,满怀的柴火遮住了他的眼睛,听见砸门的声音,他还以为是谁被栓在外面了,笑着道:“等会儿!等会儿!我来给你开门!”

蔡燕迎面撞了过去,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