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 闲棋(二更)

“秦轲已经进去了。”景雨得到了手下人的消息,在地窖的暗室中向几人宣布道:“剩下就是得看他能不能和宫里仅剩下的那几个暗桩接上头了。”

  阿布看着地图,微微皱眉:“这个姓郭的,是我们自己的人吗?”

  “我希望是……”景雨微微摇头,“但他如果是,早该在之前的行动里就丢了性命了。宫里怎会不知晓荆吴派了探子潜伏在定安?就好像他们的探子也会在建邺收集各种讯息一样。只是内宫大火之前他们根本没想到我们的势力竟已渗透进了王宫,因此,后来他们才会抱着‘宁杀错不放过’的想法,直接进行了一次清洗……”

  景雨伸出手指,在地图上围绕着宫墙画了个圆:“而他们也知道,仅凭这一次的清洗,不可能把那些藏在暗处的老鼠一网打尽,所以他们一下子掐断了我们内外的讯息渠道,这样,即使我们外部有安排,里面也不可能接收得到,在我们重新打开渠道之前,都得静默很长一段时间。”

  “确实是好办法。”阿布低眉,轻声道。

  景雨微微笑了笑:“不过,我们也预先留了各种后手,这个姓郭的确实不是我们的人,但他那位表嫂……却一直都在为我们做事,或者说……从很早之前,她就是荆吴的一颗棋子。”

  “这……”阿布被震撼到了,“这从一开始就是个局?”

  “丞相把这称之为‘下闲棋’,一颗棋子摆在棋盘上,看似只是一招闲手,但保不齐某一天就派上了用场。定安城的许多事情,都是掌柜的在安排……”

  在景雨的叙述中,阿布了解到那郭胖子的表嫂,早先是个吴国人,躲避战乱的时候跟家人失散,被人贩子卖到了屠户家,屠户就是郭胖子的表兄,而这么多年,那屠户对她倒也不错,但她的家人现如今就在荆吴,她也一直挂念故里,总想有一日能与家人团聚。

  掌柜的时不时会让人带一些荆吴家人的消息给她,她也老实本分地甘心当一颗随时可以发动的棋子。虽然不能指望她做什么大事,但以她的身份,把秦轲送到老郭身边总是有机会的。

  这时候高易水从外面走了进来,两人一起转头看着他,高易水也看了看两人,耸了耸肩,道:“干嘛?”

  阿布微笑着道:“那位蔡姑娘,怎么样了?”

  “还能怎的。”高易水道:“给她弹了首曲子,顺便在她茶水里下了点蒙汗药,量不大,不过会有些困,睡上一觉就好,这样我们也有时间处理事情了。”

  阿布扑哧一声笑了起来:“你这一招还真是釜底抽薪,直接把人家给迷晕了,小心阿轲回来找你算账。”

  高易水看了看景雨:“他进去了?”

  景雨点了点头。

  高易水似乎是松了一口气,转而笑道:“算什么账,我还能害她不成?”说着他脸上露出几分陶醉的神情,“人家可是懂音律的千金小姐,谈吐不凡,长得又好看,我这人最懂怜香惜玉,何况她还是我的小乐迷,我可舍不得害她……啊……她……啊……”

  高易水一个“她”字重复了好几遍,甚至嘴巴张大到能塞的下一个鸡蛋,阿布和景雨一愣,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就在高易水没关上的暗门外,蔡琰正俏生生地站着,眼神好气地打量着这个密室,然后笑吟吟地问道:“高山先生,这就是你要来唐国做的事情?还找了这么一处小密室?你们想做什么呀?”

  高易水目瞪口呆地指着蔡琰:“你……你不是睡着了吗?”

  “为什么?就因为我喝了那碗掺了蒙汗药的茶?”蔡琰嘻嘻一笑,“是卢定药铺的货吧?虽然掌柜的总在我面前吹嘘,但是他家的蒙汗药我总是觉得碱味太浓了些,这是个破绽。还是浦南药铺的好些,无色无味,就是生效得慢,要配上烈酒加快血气运行才行。”

  高易水被她的一番话说得有些犯傻,这真的是蔡府那位深居简出的千金小姐?怎么说到蒙汗药头头是道,仿佛自己就用过似的?

  秦轲这是打哪招来的这位妖孽?

  他歪头,看向阿布,阿布也是看向他,面面相觑,高易水怒了起来:“你看我做什么,我也是被这小丫头片子骗了,我哪儿知道她还是个难缠的主?”

  阿布苦着脸,无奈道:“我还什么都没说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