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 诛妖

“程将军。”他还是坚持用尊称,不论如何,面前这人都是国主看重的人,“你不是我们的敌人,但眼下的时局,你也应该清楚。”

程双斧愣了愣:“什么时局?”

卫修仔细地看了程双斧一眼,发现他是真的迷惘,不禁信了三分,只是还不敢违抗命令,只得道:“我奉命控制这片区域,但上头有令,只能用自己的下属,其他人,一概控制起来,等到事情结束之后再说。”

“什么意思?”程双斧先是想了想,然后却是一瞪眼,“你是说要将老子也控制起来?”

“这是命令。”卫修回答,但意思再明显不过。

“凭什么?老子又不是杨太真的下属,老子是国主钦定的下属,你不要我帮忙也就罢了,还要把我控制起来?”程双斧气势汹汹地道:“难不成,你是怕老子抢了你的功?”

卫将军肃穆道:“我等起兵,本就是九死一生的事情,若是为了功名,我何须带着自己的部下去冒险?”

“也是。”程双斧挠了挠头,但还是不满道:“就算如此,难道就不能多我老程一个?”

“命令就是命令,程将军应该很清楚,军令如山,我不能违抗。”说到底,其实也是作为发起者的蔡家不愿意轻易相信他人,不过卫修看来,这种担忧也没错,毕竟这种事情,成了叫“清君侧”,败了必然就是一个“谋逆”的罪名,甚至牵连家人,若不是知根知底,谁又知道旁人靠不靠得住?

知人知面不知心。

程双斧跟他一阵理论,但说到底还是败下阵来,骂骂咧咧地道:“罢了罢了,反正讲道理,我是说不过你们这些‘儒将’,你要是想把我关起来,最好给我老程准备一副镣铐,免得我老程一个不乐意,给你们惹出点什么来。”

“哪里话?”卫修微微笑了笑,喊道:“带程将军去营内,给他上一杯茶,若有机会,待我回去时再与程将军共饮几杯。”

“茶不行,我老程要喝酒。”

“由你。”卫修已经懒得再跟程双斧争辩,只是对亲兵做了一个表情,就继续忙自己的去了。

而秦轲当然是大喜过望,程双斧一走,岂不是说现在案牍库已经成了一件空房,想走就可以走?

“别想太好。”芦浦却冷冷地打断了他美好的想望,“唐国内乱,王宫内部必然到处都是他们的人,你就算出去了,又能躲到哪儿去?”

秦轲醒悟过来,一时又有些头疼,这种情况之下,冯公公如果要做点什么,只怕难于登天,既然如此,他的外援在这一刻等于是完全断了。

而自己的隐匿能力固然不错,可要在这样混乱的宫中逃出去,大概也要花费一番气力。

案牍库的门却突然开了,五名禁军举着火把走了进来。

秦轲也无暇多想,顿时蹿到了书架后,矮着身体看向那五人。

“这好像是摆案卷的地方。”一名禁军卫士举着火把扫了扫书架,上面的火焰发出噼啪声响,发现这全是一些案卷之后,他惊了一下,赶忙地把火把往回收了收,怕自己一不小心弄出一场火灾来。

他道:“算了,我们别看了吧,这地方怎么可能藏着妖人?”

妖人?那又是什么东西?不是妖妃么?秦轲听着他们的对话,奇怪地想。

“还是得转转看看,将军说了,一定要仔细。妖妃背后的妖人就藏在这宫廷的某个地方。”另外一名禁军道:“既然是妖人,说不定就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