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八章 太傅之位(二更)

秋日的天空高而远,李求凰站在风中,好似一尊威严的雕像,他抬头仰望日出前的天空,轻笑了一声,对于王云的话他也不想作什么评价,更不会去反驳。

  良久,他淡淡地道:“你下去吧,孤还有些事情要做,留了你一夜,也该放你回去歇息了。至于国书的事情,就按照你的意思,告知鸿胪寺卿,让他们照做就是。”

  “是。”王云停下脚步,他在原地作揖,动作恭敬。

  然而就在他弓着背向后方倒退着转身到一半的时候,他又听见了李求凰的声音。

  “对于蔡邕的处置……你可有异议么?”

  王云重新转过身来,眼神凝望着李求凰,不知怎的,他突然感觉李求凰的周身隐约带上了一股凌冽的气息,好像一柄藏锋的宝剑出鞘了三分,只等下一刻显露出他深藏已久的寒芒。

  那轮红日终于是爬上了云头,照亮了天地,也驱散了阴影,李求凰逆光而站,衣袍猎猎。

  昨夜之后,他没有继续穿着国主长袍,而只是着了一件单薄衣衫,可他依然像是一位巨人。

  他仍然是唐国的巨人,这么多年,他从未真正倒下过。

  李求凰再度开口道:“孤想听听你心中所想。”

  王云胸中寒意大盛,不敢再看,慌忙低下头道:“蔡柱国多年为国为民,劳苦功高,如今封为太傅,实乃唐国之幸。”

  李求凰点了点头,嘴角含笑,却笑得冰冷:“也是你的幸运,右仆射王云,处事干练,忠君体国,即日起,为左仆射,领百官处政务!”

  一句话毕,他重新迈开脚步,转了个方向,很快消失在了宫墙院落的转角。

  红墙青瓦清冷依旧,只有一缕清风吹动地上的落叶,轻轻地覆盖在他踩踏过的足印之上。

  然而站在原地的王云却感觉自己的背心在这一刻,尽数湿透!竟久久回不过神来。

  天牢。

  李岐望着桌上的酒肉,一时有些失神。

  此处不是什么街边酒肆,更不是他的军营大帐,这他十分清楚。

  可当他被几人押送进这一间过分干净整洁的牢房时,第一眼便看到了桌子上的牛肉、菠菜、面饼,甚至还有一坛子温在红泥小火炉上的高粱酒,这就让他有些迷糊了。

  什么时候天牢待遇变得这样好?是唐国太过富裕,还是唐国天牢不再关押犯人,改行当了客栈?

  他苦笑一声,自语道:“想那么多做什么?一介死囚,难不成还怕他们在吃食里下毒不成?若是能服毒而死,倒是不必去断头台受那那些百姓目光了……”

  他不怕死,只是怕死得屈辱。

  “喝!”他豪迈地大笑三声,这么多年,他难得有这样全身心放松的时候,什么都不必想,什么都不必为难,什么军部,什么唐国,什么天下,与他都再无干系。

  只剩下生死。

  不就是生死?

  熟透的牛肉味道很香,入口劲道,他举起盛满高粱酒的碗咕噜咕噜地喝完,只感觉那股香甜和辛辣的味道混合着牛肉轰然一声从他的胸膛一直到蔓延到小腹,顿时全身都暖洋洋的。

  他记得当年第一次打了胜仗,李求凰亲自为他们庆功,站在高高的台上,那位潇洒国主声音雄壮:“唐国的将士们!今日!孤敬诸位!”

  那时候也是这样的高粱酒,并不名贵,却温暖而辛辣,入喉的时候就像是锋利的刀子。

  众人喝完,猛然把手中的陶碗摔得粉碎,军旅之中响起一阵轰天大笑,国主笑得更是响亮。

  李岐想起李求凰那天的诗句,笑着拍手吟唱起来:“五月天山雪,无花只有寒,笛中闻折柳,春色未曾看……”

  牢门之外,却有人用脚步在配合他的拍手,声音恰到好处地接上:“晓战随金鼓,宵眠抱玉鞍。愿将腰下剑,直斩百万兵!”

  李岐瞳孔一缩,转头去看,李求凰一身素袍,正站在牢门外,微笑着看他。

  “开门!”李求凰朗声喝令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