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 有家,不可归(三更)

这些征南军虽说上过战场,战力超群,足可以称得上唐国的精锐,可毕竟在边境呆久了,也就养成了一身的匪气,对于他们来说,定安城是他们多少次想来却来不了的王都。

他们在前线啃着面饼窝头,嘴里半点油腥都无的时候,脑子里想得却是想象中的定安城繁华喧闹的样子,听说前些天是灯会,定安城内极尽铺张,昨夜又是贵妃生辰……

好地方,定安城真是个好地方啊!

如今,这座王都已经屈服于他们的刀剑之下,若不趁此机会狠狠地捞上一笔,等到他们重回边关,怕是十年八年都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

同是唐国人又如何,定安城享尽唐国荣华,难道不该给他们这些边关奋战至死的将士们一些好处?

看着那终于在威逼之下,交出自己多年积蓄的点心铺老板,秦轲心中恼火。

他十分讨厌这些如盗一般的官军,当初在稻香村,也有一个贪得无厌的乡良人,纵使稻香村十分清贫,可他每一次来视察,都非得捞点好处才肯离去。

有时候是几块腊肉,有时候是刚捕捞上来的鲜鱼,乡里乡亲毕竟胆小,从来不敢有什么怨言。

那时候师父还在,自己也刚刚开始修行,终究是没有力量去做些什么,现如今遇上这般场景,而他已不再是当初身无修为的少年,一时握起了拳头,心中蠢蠢欲动。

但他感觉到蔡琰突然拉了拉自己的袖子,转过头,那清亮的目光与他对视着。

秦轲低下头,慢慢平息了血脉之中的气血翻腾。

这种时候,当然不好再横生枝节,即使他真的上去,也不可能以一人之力,对抗这满城的军队。

想到这里,他也只能咬咬牙,继续带着蔡琰向着蔡府的方向而去。

与那一次带着蔡琰逃离蔡府的时候,两人携手在小巷子中穿梭的心态已截然相反,那时的蔡琰是欢快的,满心愉悦的,像是一只终于飞出笼中的小鸟,恨不得放声高歌。

只是这一次,她却又得回到那个鸟笼中,甚至那座鸟笼此刻已在悬崖边上,随时可能坠落……

“你在担心我?”这时候,秦轲却突然听见蔡琰轻笑。

秦轲转过头,与他并肩而行的蔡琰歪着脑袋,眼睛宛如月牙,笑问道:“你是不是在担心我?”

“一定要回去吗?”秦轲的声音低得只有自己能听到。

蔡琰轻嗯一声,道:“那里毕竟是我家,虽说我一直都不喜欢哪里,规矩多,不让这个不让那个,可毕竟那有我的爹爹和哥哥们,我不放心他们,更不想让他们一力承担所有的事情。”

她眨了眨眼,道:“我是蔡家的女儿,不是么?”

秦轲当然知道她是蔡家的女儿,只是现如今的蔡家却实在不是一个好的去处,可站在他的立场,他又能说些什么?

蔡琰是因为她坚定了信念所以并不忧虑,她是个目标很明确的人,一旦明确,就不再彷徨。

而秦轲在这时候,却免不了有几分莫名的愁苦。

他注视前方,蔡府到了。

一夜的风雨并没有让这座宅邸显得颓丧,反倒因为风雨的刷洗,宅邸的青瓦更显得干净,有几棵毛竹向上生长,张开宛如伞盖般的枝叶,欣欣向荣。

但与那天不同的是,现在的蔡府宅邸之外,却有着整整一队的军士在看守,他们握着刀柄,眼神凝重地把整座宅邸团团围住。

路旁有行人在低声交流,带着几分惊叹:“听说了没有?昨夜蔡柱国在朝堂之上,领着百官公然责问李岐,感动了国主,于是国主已经将他封为太傅,这回可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这些兵,说是为了防止有李岐残党嫉恨,所以专门指派来保护他老人家的。”

说到这里,他感叹道:“太傅啊。三公之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