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八)两小无猜-上

黑夜里,一辆马车继续快速往庆州城赶。

马车赶到庆州城城墙下,要进城,那守城的守城兵听见声响,望着那辆马车从官道赶来,马车上有个黑衣男子,那黑衣男子扫了一眼他们,开口道:“诸位兵爷,我家主子连夜要进城一趟,还请诸位兵爷通融一番。”

几个守夜的守城兵互相瞧了一眼,其中一位稍微年长些的开口道:“你们可有通关令牌?”

话音刚落,马车车帘被撩起,一只白皙细腻小手把令牌递了出来,那个说话的士兵借着城墙上燃着的火把光亮看清楚了那令牌,有些惊讶,赶紧放行。

很快,那辆马车进了城,走远了。

其他几个守城兵见他这番模样,好奇道:“这是?”

“刚刚...刚刚我看见的...是兵部尚书府上的令牌!”

“兵部尚书?”

“这?”

“你可瞧清楚了?”

那男子重重点点头道:“真瞧清楚了!”

几个守城兵互相瞧了一眼,其中一个开口道:“这兵部尚书大人不就是林将军的父亲吗?长安城兵部尚书府中的人连夜赶来咱们这庆州城是做啥?莫不成是来寻那林将军的?”

“寻林将军?”

“可林将军不是已经在赶回去?”

“这?”

“对了,我刚刚看见那递出令牌的好像是个女子的手。”

“是吗?”

“让我想想~我应该没看错,就是个女子的手,瞧着很是纤细白皙。”

几个守城兵又互相看了一眼,这兵部尚书,派个女子来?

一个兵爷绕了绕后脑勺,想不透。

哎,不对。

他们听小道消息说,那林将军是有婚约在身的?

是长安城大官家的大小姐?

莫非来的是和那林将军有婚约的大小姐?

可?

也不对啊?

拿的是兵部尚书的令牌?

若是那位小姐不是应该拿她自家爹爹的令牌吗?

那几个守城兵站在自己岗位上疑惑万分,这几日因为大军驻扎在城外郊区,本就引起许多奇事和八卦,现在又来了这么一件奇事?

他们干脆不去想了,反正也想不出来到底是什么缘由。

而那辆马车进了城后,马车里的女子,伸出一只手撩开了马车车窗帘,朝着外间望了望,开口道,“去这庆州城最好的酒楼,就在那处住下吧。”

“是。”马车往一座酒楼寻去。

真到了这地方,马车里的女子,突然有些紧张起来,她放下马车窗帘,伸手,抚了扶自己的心头,又摸了摸自己小脸。

这几日,暗暗卫一路打探消息,说是今日那班师回朝的大军们已经在庆州城郊外驻扎休息了,林大将军和李副将军被请进了庆州城太守家中别院去了。

所以,明日就可以见到他了?

不对,若是她愿意,今日就可以见到?

可今晚?

要不,今晚就去寻他?

不不不。

她摇头,她这身子还没好生休息,恐怕现在脸色极差,精神面貌也不好。

她已经多年未见他了,她不想再见面时给他看见自己脸色不好~

还是先好生歇息一晚,沐浴换身衣物,养好精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