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15日星期三

2019年5月15日星期三

今天上午第五节课,高三三班。

一进入教室,我就被聪聪所处的小宇宙所惊呆——他在第一排中间靠边的位置笑呵呵的坐着,课桌上几乎摆满了书,课桌右边的地面上杂乱的堆了一摞一摞的书、试卷、报纸,就像一堵矮矮的围墙,他的凳子后面整齐的摆放了两个整理箱,里面也装满了书,并且没有盖盖子。这活脱脱就是一个半环形工事,他就坐在工事的里面!

怎样才能毫不费力的随手掂出自己想看的书或想做的押题卷,聪聪给出了最好的答案!

我忍不住笑了,说道:聪聪,你被书包围起来了呀!

聪聪那张猴脸微微一笑,眯着小眼睛说道:这是黄金屋!

我笑着“哦——!”了一声,讲台旁边的松松对着聪聪嘟囔着:那你就是颜如玉!

我一听乐了,扭头看着松松,说道:松松,那你是喜欢黄金屋还是喜欢颜如玉?

聪聪抢话道:我喜欢黄金屋!

松松犹豫的嘟囔着:我要颜如玉!

聪聪怒瞋道:去!

博博高兴的喊着:两个我都要!

可可也来了兴趣,说道:金屋藏娇!

我一怔,做出倒吸一口凉气的样子,惊叹道:咦——!就是呀!黄金屋和颜如玉搭配起来就是金屋藏娇呀!

飞飞撇着嘴,发出“咦——!咦——!”的搞怪声!

学生们哈哈大笑。

我看着学生们,戏谑的说:黄金屋和颜如玉可能就在前方不远的地方专门等着我们呢!我们不用心急!现在我们静下心,来研究昨天的“周周练”试卷吧!

教室又是一番鸡飞狗跳的架势——几个男生在胡乱的翻找着试卷!

我:可可,你这次做对了几个选择题?

可可:三个!

我点点头,接着问靓靓:靓靓,你呢?

靓靓有点不还意思的小声说:全对了!

我:咦——!可以,再接再厉,争取保持下去啊!

靓靓会心的笑了笑,然后低头看书。

我又扭头看着躲在书堆后面的凡凡,问道:凡凡,你呢?

凡凡从书堆后面露出半个脸,讪讪的答道:零个!

我马上惊呼:超常发挥了也!

凡凡尴尬的笑笑,又把脸躲在了书堆的后面。

接着我又挨个问了其他几个男生的情况——博博、聪聪、飞飞都是三个,松松五个。

问完学生们的考试情况,我扭头看了一眼黑板左上角挂的高考倒计时牌子——距离高考仅剩23天。

我忍不住感叹道:距离高考仅剩十几天了——

飞飞抢话:不是23天吗?

学生们都直直的看着我!

我:唉——!哪有23天!如果减去三个周六、周日的六天,再减去“周周练”的三天,那有效时间不就是十几天么!

学生们纷纷点头,发出“哦——!”的声音。

我看着学生们,继续说下去:在这十几天里,大家不用做太多的题,可以多看看——

飞飞又抢话:生物的押题卷!

我一怔,看了飞飞一眼,继续说下去:对!特别是多看看生物押题卷——

飞飞笑着喊道:后面的解析!

学生们都笑了,我也笑了,自嘲道:唉——!看来我想说什么话,你们都知道,这可能就是老师的职业病——啰嗦!

学生们哈哈大笑,博博、飞飞的笑声最大。

我看着学生们忘我的笑容,又添油加醋的戏谑道:其实呀——起床后、睡觉前,饭前、饭后都是看押题卷的好时间!甚至上厕所的时候也可以拿着押题卷看!

学生们更是笑的前仰后合,合不拢嘴!

博博张着大嘴笑着说着:这样正好——如果上厕所忘带卫生纸了,顺手用押题卷也可以应急!

飞飞更是高兴的不行,边用手比划边口吐飞沫的喊着:把押题卷这样一揉——!嗯——,嗯——!就可以用了!

我故意把嘴一撇,先“咦——!”了一声,然后一本正经的说道:可以,可以!你的表演能力很棒!有机会你可以到厕所尝试一下,但现在我们先来评讲试卷吧!

飞飞马上笑嘻嘻的做了一个鬼脸!

评讲试卷第一道选择题的情景,简直就是我和飞飞的“二人转”专场演出!

第一题的B选项是这样描述的——蛔虫在肠道内寄生,其细胞内虽然没有线粒体,但能够进行有氧呼吸。

我:这个选项错了!因为人的肠道里面没有空气,更没有氧气,蛔虫在里面只能进行无氧呼吸!

飞飞:那放屁不就是肠道里的空气吗?

我:不是!放屁放出的气体是肠道内的细菌产生的代谢废物,不是空气!

飞飞:那打嗝呢?

我:打嗝跟放屁一样——一个从上面出来,一个从下面出来!

学生们一怔,目瞪口呆了!随之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飞飞:怎么是这样呢?

我:就跟你一样——有时从教室的前门进,有时从教室的后门进!

学生们哈哈大笑。

博博添油加醋的笑着说:飞飞经常从后门进!

我:哎呀!说错了一个字——应该把所有的“进”字改成“出”字!

把试卷的选择题评讲完后,这节课的任务就完成了。剩余的时间,我让学生们自由支配——把刚评讲的题再看看、想想,有问题随时发问!也可以看看做过的押题卷。

我在讲台上默默的看着学生们的样子,忍不住又感叹了起来:23天后,你们就彻底轻松了,我也该清闲清闲了——喝喝牛肉汤,泡泡温泉!

飞飞随口就接了一句:那牛肉汤是用泡温泉的水煮的吧!

我:……!

……

今天下午第二节课,高三二班。

进入教室,我顺势就坐到了讲台上,嘴里喊着:这节课很简单,咱们也不贪多——只把“周周练”的选择题评讲完即可!

学生们抬头木然的看了我一眼,纷纷开始顺从的翻找试卷——没有活跃的气氛,冷场了!

我强作欢颜的笑着问道:哎——!差点忘了——你们昨天的考试怎么样?

瑶瑶、妍妍、俊俊、恒恒、凯凯、雯雯抬头看着我,木然的笑着——他们好像对考试的结果已经没感觉了!

我:瑶瑶,你选择题怎么样?

瑶瑶讪讪的回答:四个!

我:可以!妍妍?

妍妍嗫嚅着回答:三个!

我:不错!凯凯?

凯凯面无表情的回答:四个!

算了!我也不再继续问了——既然学生们对此了无兴趣,我再问下去也是索然寡味!

我自顾自的高兴的喊着:好!那咱们就开始评讲试卷吧!

——唉!我只有把自己当猴了!

在评讲选择题第一题的时候,B选项里的“蛔虫”两个字激起了学生们的兴趣,引出了一系列的连锁问题。

我:B选项错了!蛔虫在肠道里不能进行有氧呼吸,而是进行——

妍妍脱口而出:无氧呼吸!

我扭头看着妍妍,微笑着对她点点头,高兴的喊着:对!说的很对!

妍妍竟然有点害羞的笑了。

我看着学生们,神秘的问道:你们见过蛔虫吗?

瑶瑶摇头,恒恒也摇头,在最后一排坐着的晓晓饶有兴趣的看着我,她脸上的青春痘若隐若现。

雯雯喊着:我见过!

我一怔,扭头看着雯雯,笑着问他:你在什么地方见过?

其他学生都好奇的竖着耳朵,洗耳静听雯雯的高见。

我预想中他的回答是“在厕所见过!”,那我会回他一句“哎呀!不要再说下去了,晚上都没法吃饭了!”,我想定然会引起学生们的哈哈大笑!

但出乎所料,雯雯很有兴致的娓娓道来:我在咱们学校的生物实验室见过,在福尔马林里泡着,那样子看着很恶心人——白色,可长,还卷曲着!

我:停!不要再说了!我已经反胃了!

学生们哈哈大笑。

接着我反问他:你什么时间去过生物实验室?

雯雯讪讪的笑着说:老师,你忘了?高一的时候你让我们去生物实验室打扫卫生,我顺便看了一眼里面的标本,还有一个小孩子的真人标本呢!

女生们不由自主的发出“妈呀!”的喊声,瑶瑶、妍妍的喊声最夸张——喊完了,嘴还一直张着!

雯雯得意的笑着!

我:好,好!就此打住!我问你——你见过活的蛔虫吗?

雯雯笑着摇摇头。

我轻咳一声,开始添油加醋的描述起来:活的蛔虫跟蚯蚓很像,不过身体是白色的,比蚯蚓长,白白圆圆的样子其实挺萌的!

诚诚一板一眼的问道:能吃吗?

学生们哈哈大笑。

我:哎呀——!诚诚,你口味挺重的!

诚诚:这就是传闻中的黑暗料理!

我:咦——!说到黑暗料理,我想到了蛆——那是一种高蛋白食物,也可以吃呀!

诚诚笑着看着我,一字一顿的说:老师,你口味也很重呀!

我一怔,不知如何反驳,就和稀泥似的笑着说道:彼此彼此!

学生们又接着哈哈大笑。

在第二排和瑶瑶坐同桌的俊俊仰着脸看着我,嘴里嘟囔着什么,好像是有什么问题。

我:俊俊,你有什么问题,大声说,说清楚一点!

唉——!俊俊不但皮肤黑——和瑶瑶的黑有一拼,脸还长得有点大,一点也不秀气、俊美!就这她还想当高铁乘务员!这可能就是所谓的有特点、有个性!

俊俊咳了两下,清了清嗓子,提高音量问道:老师,蛆会变成苍蝇,那苍蝇和果蝇有什么区别?我在杨梅里面发现一些小虫子,据说是果蝇的幼虫!

我:哦——!这个问题问的不错!在我们的必修二里面介绍过果蝇,是谁让果蝇名满天下的呀?

俊俊正在自我陶醉的笑着,瑶瑶随口而出:摩尔根!

我:正确!回答的很好!那你就再回答一个问题——什么地方的果蝇吸引了摩尔根的注意?

瑶瑶倒吸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