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13日星期一

2019年5月13日星期一

今天上午第五节课,高三三班。

一进入教室,可可就仰着那张萌呆呆的小脸轻声问道:老师,除了押题卷,咱们不是还有3A卷要发吗?

我一边往讲台上走,一边面带微笑的点着头看着她,她反而有点不好意思了。

我一屁股坐到讲台的凳子上,盯着可可,笑着说道:3A卷就先不发了!因为那几套试卷的后面没有答案、没有解析!咱们的做题原则是——无答案不做题!

可可抿着嘴点点头,塌拉着眼皮很茫然的整理着已然井井有序的桌面——无奈而又心有不甘时的下意识遮掩动作!

班里也有没心没肺、及时行乐的学生——一副手忙脚乱、嬉皮笑脸的无所谓样子!特别是飞飞,就像一只无头苍蝇——坐在自己的位置不停的东张西望,嘴里还嘟囔着什么!

我轻咳一声,教室安静下来,博博、聪聪笑嘻嘻的仰脸看着我。

我:这节课咱们该评讲哪一套押题卷了?应该是押题卷〈二十〉吧?

其他学生还在模棱两可、不知所以的时候,可可随手从抽斗拿出一沓押题卷,从里面抽出一张正看看、反看看,然后轻快的说道:就是押题卷〈二十〉,该评讲后面的非选择题了!

我朝可可点点头,然后看着班里的学生,笑眯眯的说道:都把押题卷〈二十〉找一下!这节课的任务很简单——只评讲后面的三个非选择题,你们慢慢找,不着急啊!

我在讲台上笑呵呵的欣赏着飞飞的囧样——在抽斗里、桌面上、桌前桌后东翻西扯的左抽一张、右拽一张,瞟一眼后又随意的往地下一扔,接着重复刚才的操作!

我终于明白他为什么愿意一个人坐在第四排——课桌上是成堆的书山,课桌前后左右的地面上散乱的摆满了书、试卷,形成一个书海!一个人在后面真的是潇洒自如、散漫随意——在浩如烟海的书堆中会有舒心、慰辑的感觉!

在第三排坐着的潇潇发出串串银铃般的“呵呵呵呵”笑声,我扭头微笑着看了她一眼,她笑的更开心了——捂着嘴笑,浑身乱颤!

我盯着她,戏谑的问道:潇潇,今个儿怎么这么高兴!

潇潇笑着摇摇头,嘴里不住的说着:没什么,没什么!

我:哎——呀!有什么快乐的事情跟我们也分享一下么!

潇潇:我看你额头上有几道红印,可明显!

我:哦——!来教室前我趴在办公桌上小憩了一会,可能是额头把手背压得太狠了!

潇潇哈哈大笑,其他学生笑呵呵的看着我。

博博笑着说道:老师辛苦了!

这句话他可能真是发自内心的,但我听起来总感觉怪怪的,也可能是我不适应这样的夸奖方式吧!

我讪笑着自嘲道:唉——!也谈不上辛苦!主要是等了一上午,在肚子饿的咕咕叫的时候终于等来了这最后一节课,确实有点乏困!

博博:老师,你早上应该多吃点!

我:今天早上我没吃早餐,在十点多的时候出去随便吃了点东西,结果——

博博笑着接住:更饿了!

我莞尔一笑,说道:不是更饿了,是更困了,瞌睡的不行!

博博笑笑,没言语。

在教室后面的飞飞喊着:老师,饥了狰,饱了愣!

博博马上笑着接住:不饥不饱不想动!

我:哎——!飞飞,押题卷找到了?

飞飞拿起押题卷向我扬了扬,还笑着做了个鬼脸。

我:好,那现在就开始评讲押题卷吧!

我刚说完这句话,聪聪就仰起脸慢慢的张开大嘴,“啊——啊——哈——哈——!”,打了一个长长大大的哈欠!

他打哈欠的夸张大嘴让我忍不住笑了起来,他还莫名其妙的看着我!

我遮掩性的扭脸看着博博,忍俊不禁的笑着问他:博博,你的嘴最大能张多大?你张一下让我看看!

博博一头雾水的看着我,然后用力把嘴张开、张大!

我装作饶有兴致的样子打量了一番,点着头笑着说道:看来人的嘴很厉害呀!刚才博博张开嘴的度数应该有一百八十度!

博博笑着自嘲道:我爱吃,大嘴吃四方么!

聪聪、飞飞也自顾自的把嘴张开、张大,还用手指头扒拉着下巴,一副想把嘴撕烂的样子!

我:哎呀!你们两个的嘴也够大,也能吃四方!

博博、飞飞哈哈大笑,聪聪莫名其妙的也跟着笑,可可、靓靓、凡凡乐呵呵的笑。

在接下来评讲押题卷的环节,第29题的第2小题让我感触很深!

第2小题里有这样一句话——图2显示了细胞膜的哪种模型?

我:大家应该能从图中看出是哪种模型吧?

可可随口而出:细胞膜的流动镶嵌模型!

我:正确!你回答的这么好,我忍不住想再问你一个问题!

可可轻快的笑着说道:问吧!

我:流动镶嵌模型的内容是什么?

可可抿着嘴,低头盯着自己的试卷凝眉沉思,然后讪讪的摇摇头。

我:博博,你呢?

博博弯了弯腰把身子往后缩了缩,仰着脸、摇着头讪笑道:我也忘了!

我:飞飞?

飞飞:流动镶嵌模型的内容是——,唉——!我真的可熟悉,但我这会儿回忆不起来了!

我:这真是熟悉的陌生人呀!你们现在翻书找吧!

那三个人快速的翻书,几乎同时从书中找到了!我让可可先念了一遍,然后让飞飞又念了一遍,最后又让博博念了第三遍!

我:高考出题诡异莫测、捉摸不定!如果今年高考就让你们写流动镶嵌模型的具体内容,我分析很多考生都很难写出来!

可可噘着嘴、皱着眉不住的点头,博博兴奋的喊着:我敢肯定——百分之九十的考生都写不出!

我:有可能!因为太熟悉了,所以才太陌生了——熟悉的陌生题呀!

飞飞高兴的喊着:咱班就属于那能写出的百分之十的考生了!

博博扭头斜眼看着飞飞,撇着嘴发出“切!”的声音,飞飞笑着回了博博一个鬼脸。

学生们哈哈大笑。

今天下午第一节课,高三一班。

进入教室,满眼都是趴在课桌上睡觉的学生——当个学生不容易呀!

我在讲台上坐下,看着下面学生瘫倒的样子,轻咳了一声竟然忍不住“嘿嘿”的笑了起来。

凤凤抬起头迷茫的看着我,脸上像刷了一层浆糊——僵硬的面无表情,僵硬的眼神发呆!

我探头看着凤凤,笑着问:凤凤,睡得怎么样?

她呆呆的看着我,一时没有反应!

我又加重语气问了一遍:凤凤,趴在课桌上睡觉怎么样?头晕不晕?

凤凤用手抹了抹眼睛,揉揉脸,撅了撅嘴,抿了抿嘴,又咧了咧嘴,面部肌肉抽动了几下,脸上终于有了精神气,然后自顾自的翻开书,默默的看了起来。

她旁边的芳芳小声的提醒她:凤凤,老师问你问题呢!

凤凤如梦初醒似的喊了一声:啊!什么问题?

牛牛打趣道:放学了,赶紧回家吧!

凤凤扭脸看着牛牛,怒瞋道:去!

学生们哈哈大笑。

我:唉——!算了!换个问题——凤凤,你认为睡一个好觉的必备条件是什么?

凤凤眯着眼看着我,笑而不语。

其他学生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牛牛:在极度疲惫的情况下,倒头即睡,那叫一个过瘾!

我:不对!极度疲惫的情况下能睡着,但不一定能睡好!睡着和睡好是两码事!

宇宇:需要一个松软又有弹性的枕头!

静静:靠着墙睡!

我:静静,你真会搞笑!靠着墙睡还不如坐着睡呢!

芳芳低声的嘟囔着:躺着睡!

我:好!芳芳离正确答案就差一个字了!你们猜猜是哪个字?

飞飞:侧躺着睡!

我:侧躺着睡不就是蜷缩着睡么!那是狗和猫的睡法!

牛牛:狗和猫的睡姿不是最舒服的睡觉姿势吗?

凤凤扭头朝牛牛兴奋的讽刺道:你是狗和猫吗?

牛牛瞪了凤凤一眼,不屑的撇撇嘴,没言语。

我:侧躺是狗和猫最舒服的睡觉姿势,我认为人最舒服的睡觉姿势是伸直了身子平躺着睡!

静静:为什么?

我:那种睡觉姿势,人与床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