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11日星期六

2019年5月11日星期六

今天是高考前我的倒数第二次补课了,下下周再补一次课我就暂时不用操心周六补课的事情了,下学期的事情就放到下学期再说吧!想到这心里就特别的愉快、舒坦——工作量的些许加大会让人一时间难以适应,有种肩负万担的痛苦感觉,会疲于应付!而工作量的毫厘减少会使人有种如卸千斤万担的轻松,有种浑身说不出的自在!

——哪怕现在肩负万斤,疲劳之极,但只要看到美好的未来、看到收获的希望,也会顿觉心情舒坦、浑身有劲!

今天上午第一、二节课,高三三班。

进入教室,我一眼就看到飞飞的位置空着!

我:哎——!飞飞今天怎么没来?

博博抬起头,戏谑的说道:他还在路上呢!

我:哦——!不容易,不容易!

博博讪讪的笑着。

我:那这样——趁着飞飞没来,咱们抓紧时间接着评讲试卷吧?

班里的学生顿时欢呼雀跃!!!

在评讲第29题时,里面有一个问题的问法与评讲过的押题卷里的问法一模一样,答案也相同。

我:这个问题我们曾经在押题卷里面见过,你们有印象吗?

博博、可可、凡凡撅着嘴、凝眉摇头。

我:博博,你能回忆起来吗?

博博笑着摇摇头,嘴里嘟囔着: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但没一点印象了!

我:可可,你有印象吗?

可可咕嘟着嘴,把头轻轻摇了两下。

我:这说明我们不但要做题,还要抽时间把做过的题复习复习、分析分析、思考思考!不是有句话——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

可可使劲的点头,博博也点头,嘴里还附和着:就是!

我:既然你们认同我的观点,那我就问问题了——罔和殆是什么意思?

可可:两个字都是疲劳的意思!

博博:就是!

我:好!博博,你给我说一下这两个字有没有区别?

博博:都是疲劳、疲惫的意思,应该没什么区别!

我:可可,你认为呢?

可可抿了抿小嘴,讪讪的笑着说道:应该有区别吧!

我:回答的很好!魔鬼就藏在细节里!我们做题的本质就是要找出表象后面所隐藏的细微区别,能不能找出区别就意味着得分与不得分!

博博:老师,你说一下这两个字的区别在什么地方?

我戏谑的一笑,说道:第一个区别——这两个字的写法不一样!

博博大笑,可可、靓靓抿着嘴笑,凡凡、聪聪出神的盯着我,期待着我那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更精彩的话语!

博博笑的喘着粗气喊着:这不是脑筋急转弯么!

我:不是!因为这两个字的写法不一样,它们的意思就有了很大的区别!

聪聪:我明白了——罔通“亡”,殆通“呆”!

我:哎呀!还是聪聪聪明呀!一点就透!

博博:老师,我也明白了!你听一下我的解释,看对不对?

我:说!

博博:一直学习,不停的学习,最后能把人累死!光思考,光胡思乱想而不学、不动手、不实践,人就会变成呆子!

可可笑着发出“哦——!”的惊叹声。

我:解释的可以,大差不错!“罔”这个字更倾向于身体或者说肉体的疲劳、疲惫不堪!因为不睡觉的学,头悬梁锥刺股的自残式的学,肉体肯定受不了,甚至会亡,是死亡的亡!“殆”这个字更倾向于精神方面的疲劳、颓废!因为一直的想,一直的思考,那会走火入魔,不就是所说的神经病、精神病么,甚至会抑郁而终!

学生们不住的点头——其实就那几个学生在听我讲!有点滑稽!

我:怎么样?我解释的可以吧?

博博:这说明我们以后不仅要做题还要思考思考,要劳逸结合!

我:没问题!你们不但要继续做押题卷,还要不时的把做过的试卷再翻看翻看、回味回味!成绩虽然重要,但最重要的是我们要拥有健康的身体和良好的心理素质!

——确实,对这个班的孩子们来说,拥有健康的身体和强硬的心理素质,以后又不做违法的事情,在社会上都有自己的用武之地,都能成为社会的有用人才!

接下来评讲的过程中,学生们都很用心,特别是博博,每次回答问题都规规矩矩的站起来认真回答——学生们平时都是坐着回答问题、坐着跟我辩论!因为我的课堂是开放式课堂,什么问题都可以问,什么想法都可以畅所欲言,唯一的要求是不能带脏字!能把我说的哑口无言受表扬,被我一句话怼的心服口服受批评!

离下课还有二十分钟的时候,飞飞的身影“嗖”的一下从前门闪过,在全班学生惊讶的反射性的扭脸侧目凝视下,他从后门蹑手蹑脚的进入教室坐到自己的位置,脸上带着一种说不上来的奇怪笑容——跟迪斯尼里面的米老鼠有一拼!

看着满面黑红的飞飞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我笑着问他:飞飞,来了?

飞飞喘着气狠狠的点点头。

我戏谑道:你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早,下次可以来的再晚一点!正好跟上第一节下课,那多好呀!

飞飞仍然笑着点点头,不言语。

博博戏谑道:今天是不小心来早了,下次一定来的再晚一点!

博博说完哈哈大笑,飞飞挤着眼睛做了个鬼脸。

今天上午第三、四节课,高三一班。

在三班上了两节课后,我感觉有点累,说话有点费劲,所以我一进入教室就让学生们先读十分的书。

学生们有的在读书,有的假装着在读书而心里想着什么美好的事情,有的干脆连装也不装了,头也不抬的趴在课桌上睡觉。

鑫鑫不时的读一会儿书看我一下,满脸都是期待的眼神——这次考得不错,被我表扬了,心里肯定特高兴!

人逢喜事精神爽——谁不是这样呢!

十分钟后开始评讲试卷,在评讲过程中鑫鑫很活跃的问问题、谈自己的见解,还不时的问自己写的答案是否得分!静静、飞飞、宇宇等基本处于静默状态,只是偶尔的问一个问题。

——相由心生呀!

评讲第29题第4小题的过程几乎就是一部无厘头的喜剧——

第四小题是这样描述的——由上图可知,蔗糖和淀粉都是光合作用的终产物,但两者合成的具体场所不同。结合所学知识推测:哪一种是在叶绿体中合成的?哪一种是在细胞质中合成的?

我:答案是淀粉在叶绿体中合成,蔗糖在细胞质中合成。

鑫鑫欢快的感叹着:唉——!太可惜了!我正好写反了!

我戏谑道:不可惜,不可惜!这是你这次考试最大的收获!

鑫鑫高兴的笑的合不拢嘴。

我:飞飞,你是怎么答得?

飞飞先“嘿嘿”的笑了两下,然后用欲笑又止的表情说道:这两个空我拿不准,又害怕填反了一分都得不住,所以两个空我都填了蔗糖!

我:聪明呀!真聪明!

小度讪笑道:我也是这样填的!

我看着小度,戏谑的笑着说道:咦——!你也聪明!

鑫鑫恶狠狠的嘟囔着:那是投机取巧!

我附和道:有道理,有道理!

学生们哈哈大笑!

我轻咳一声,很认真的叹道:不光你们,上节课我在三班做这个题也做错了!到现在我也没想明白为什么淀粉是在叶绿体内合成,蔗糖是在细胞质内合成!

鑫鑫:我也是!我现在还迷糊的很呢!

静静:老师,我知道了!我们的教材中不是有一个这样的实验么——把树叶一半遮光一半曝光,一段时间后用稀碘液检测,曝光的那一半变蓝,证明光合作用的产物是淀粉。

我:嗯——!那也不能说明淀粉是存在于叶绿体内还是位于细胞质里呀!

鑫鑫:就是!

飞飞兴奋的喊着:老师,我从书上找到了!淀粉就是在叶绿体内!

鑫鑫、静静、宇宇凝眉侧目看着飞飞,急切的问:在哪个地方?

飞飞:必修一的第47页,有个图片——高倍显微镜下的叶绿体!

随着“哗哗”的翻书声,片刻,教室里发出一阵惊呼:咦——!真是呀!

很快,鑫鑫就发出了不同的声音:图片里的小圆球是叶绿体,怎么能说明淀粉是在里面合成的?

教室顿时陷入沉寂,片刻,又是一阵惊呼:咦——!就是呀!

飞飞不好意思的捂着嘴笑,还来回的左顾右盼——跟猴子的动作像极了!

但这两次一惊一乍的惊呼让我忽然如醍醐灌顶般豁然开朗——我知道如何解释蔗糖是在细胞质里合成这个问题了!

我:好!先把淀粉的问题放一放,先搁置一下!我们先来解决蔗糖的问题——夏天到了,我们又该愉快的吹着空调,大口吃着清甜多汁的西瓜了!你们知道西瓜为什么甜吗?

凤凤兴奋的喊着:糖多!

牛牛用不屑的样子怼道:还多糖呢!

我:都正确,都正确!

学生们哈哈大笑!

我:既然凤凤回答的这么好,那我就再问你一个问题——西瓜的糖分储存在西瓜细胞的什么位置?

凤凤讪讪的说道:储存在西瓜细胞里!

牛牛:废话,等于什么也没说!

凤凤尴尬的挤眉弄眼,牛牛还跟没事人似的一幅笑呵呵的样子。

静静:是储存在液泡里面吧?

我:正确!糖分储存于液泡里,而液泡就位于细胞质中——那不正好说明糖分极有可能是在细胞质中合成的!

静静点点头,飞飞带着一副欲笑又止的样子抿着嘴点头。

鑫鑫喊着:那如何解释淀粉是在叶绿体内合成的那个问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