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6日星期一

2019年5月6日星期一

今天是星期一,是正式工作日的第一天,也是这一周的刚刚开始,心里面感觉距离下一个休息日还遥远着呢!想到这就觉的浑身不自在——莫名的疲乏感涌上心头,深感浑身无力!不由得怀念刚刚过去的“五一”假期,那四天怎么过的那么快呀!飞快!

今日立夏,但本地新闻网上最受关注的是杨絮问题——早上出门刮一身毛,中午吃饭吃一嘴毛,在这个满城“飘雪”的季节,张嘴大笑都得小心翼翼!

我想,杨絮有可能就是立夏的信使,这个信使的别名叫——水性杨花,这个词不由得使人浮想联翩、蠢蠢欲动!

放弃幻想,我还是回教室吧!在教室里与学生们共乐!

今天上午第五节课,高三三班。

看到我进入教室,可可迅速把正在津津有味欣赏的照片放进小小的纸袋,顺势往外套内侧的口袋里装,一边圈着胳膊往里塞一边朝我讪笑,我也礼貌性的朝她讪笑着。

我:可可,来,让我欣赏欣赏你的靓照!

飞飞喊着: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博博笑着戏谑道:看是不是更漂亮了!

可可犹豫了一下,讪笑着把装有照片的纸袋子又掏了出来,爽快的站起来,弯腰伸手递给了我。

我接过纸袋子,迫不及待的拿出一张照片,装作很认真的样子仔细的左右端详,并惊呼:咦——!真——

博博:真漂亮!

我看着博博点了点头,说道:怎么描述呢?——鼻子、眼、嘴、耳朵全都有呀!

博博大笑,可可撇着嘴,一脸的惊讶状!

飞飞:切!那是必须有的!

我先咂了咂嘴,轻咳一声,然后深情的笑着描述道:一袭乌黑的瀑布般柔顺的长发,很自然的倾泻到背后,偶尔溅洒在娇小的双肩上——

学生们笑呵呵的欣赏着我那抑扬顿挫的赞美之词,可可先是笑呵呵的看着我,然后慢慢的收起了笑容,眉头紧锁,嘴也撅了起来——赞美过度就是讽刺了!

可可娇嗔道:老师,别再说了!

听到她的这句话,我感觉我说的有点过头了,就赶紧刹住嘴,并朝可可讪笑着点点头。

学生们哈哈大笑!

飞飞:唉——!害羞了!

我把照片小心翼翼的装进纸袋子,递给可可,并盯着她的眼睛说道:不错,很不错!

可可尴尬的朝我笑笑,一把接过照片袋子赶紧装进口袋,然后低头看书,不言语!脸上布满了红晕——肯定心跳的厉害!

飞飞今天没坐在讲台旁边,而是坐到了最后一排也就是第三排的一个角落。我一进教室就看见了,只是没顾上戏谑他。

我:飞飞,今天怎么搬家了?

飞飞讪讪的说:门口冷,我害怕被你牵着鼻子!

说完他咧着嘴,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我,脸上露着僵硬的笑,也就是所谓的皮笑肉不笑——假笑!

我一怔,“唉——!”的叹了一口气,朝他微笑着点点头。

可可、博博等学生发出“呵!咯!”的阵笑声,有讥笑的味道。

我讪讪的摇摇头,说道:好!你们先读书吧!

教室里只有两个学生喃喃的读书声——可可和凡凡;博博在一声不吭的低头看押题卷;松松的面前象征性的放了一本书,双手往前伸到我看不见的地方在快速的抖动着——肯定在玩游戏!灵灵在默默的不出声的读,嘴唇有节奏的上下抖动;飞飞在后面的角落里弯腰低头的忙活着——肯定也在玩手机!

看着学生们的众生百相,我想这可能也算是一种因材施教——想学习的可以不受干扰的尽情的学,不想再继续学习的也有自己的小世界,并且不干扰别人。唉——!高三最后一个月了么!

十分钟后开始评讲习题,评讲的是去年“三练”的试卷,只评讲了一半的习题我就结束了今天的评讲,留下一半明天再评讲。这节课剩余的十几分钟我让学生们自由安排——可以看评讲过的习题,可以看书,也可以继续做题。

学生们各自忙活着自己的事,教室寂静无声。

我端详着在教室后面低头弯腰正忙活的飞飞,轻声的问道:飞飞,后面坐着怎么样?

飞飞抬起涨的黑红的脸,讪笑着应了一声:可美!

我:飞飞,学习如逆水行舟,待在原地就是退后,更别说随波逐流了!

飞飞支吾着:明白,明白!

说完他就又低头弯腰很隐蔽的玩起了手机。

今天下午第一节课,高三一班。

踏着第一遍的铃声,我大步走进教室,瞬间惊呆——在一摞一摞的书山纸海中,几乎看不到学生,一种疑惑感、苍凉感不由得涌上心头!

再定眼一看,寥寥几个学生躲在书山的后面一动不动的趴着睡觉,只能看到他们弯曲的后背。我数了一下,只有六个后背,也就是只有六个学生!

我站在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