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5日星期日

2019年5月5日星期日

难忘的四天“五一”假期瞬间结束,天气也明显的热了起来。到处是随风飘荡的白色絮状物——漫天的飞舞,肆意的占领了各个大小角落!甚至聚集成或大或小的松散球状物到处滚动,虽是一道惹人注目的时令风景,但真的很是烦人——一不小心就被缠绵,还遇火即爆燃!

今天又要上班了!今天是周日,但给人的感觉仍是在休息日,而不是在工作日,很难进入工作状态!今天肯定有很多人在假期综合征里煎熬——想到这里,心情顿时释然!

昨天的温泉水洗去了我一身的疲惫,感觉身上少了好几斤的重量,特别是两腿走路轻快,有种飞起来的感觉!仿佛充满了无限的能量和活力——温泉水滑洗凝脂呀!泡完温泉后又去樱桃沟游玩,又红又大的樱桃娇滴滴的媚态十足,使我垂涎欲滴,忍不住动手、动嘴吃了个够!酸酸甜甜的滋味浸润着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令心情极其愉悦!

教学楼后面的蔷薇花依旧茂如繁星,但花色几乎都变成了粉红色,只有寥寥几朵白花点缀其间。粉红色、白色的蔷薇花虽然仍在风中摇曳,但少了娇嫩、鲜亮的感觉,显得老气横秋,就像一群年老色衰的怨妇在故作矫情,让人提不起一点兴趣!这可能就是所谓的审美疲劳吧!

昨天晚上有我的晚自习,在我进入高三一班的教室,正准备往讲台的凳子上坐的时候,在讲台旁边坐着的鑫鑫站了起来,咧着嘴、面带着诡异的笑容轻声问道:老师,我到教室外面把饭吃了吧?

我:可以,可以!从后门出啊!

鑫鑫马上高兴的提着烙饼卷菜和粥扭头弯腰走向教室的后面,从后门出去,大口的啃了起来。

我在讲台上目送鑫鑫出去后,笑着说:你们现在没有体育训练了,鑫鑫咋还满头大汗呢?

宇宇戏谑的说道:人家为2020年冬奥会做准备呢!

牛牛马上接住:是残奥会!

凤凤来劲了:对,残奥会!人家厉害着呢!

说完,凤凤哈哈大笑起来,感觉还不过瘾,又挥着手笑着补充了一句:加油!残奥会有我参与,必败!

说话间,鑫鑫已啃完了烙饼、喝完了粥,笑嘻嘻的抹着嘴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一脸很是享受的样子!

我忍不住哈哈大笑,并掩饰性的把脸扭向身后继续笑!

不经意间,我看到了黑板旁边悬挂的高考倒计时牌子,上面的数字很是醒目——32!!!

我内心一惊,不由得感慨:真快呀!就剩32天了!

听到我的感慨声,飞飞、鑫鑫、凤凤等也跟着感叹:就是呀,真快呀!唉——!

我眉头一皱,讪笑着问道:上面的数字对不对?

凤凤:嗯——!不对!应该是34!我们给它提前减了!

我:哦——!原来你们提前减负了呀!

学生们哈哈大笑!

在学生们的笑声中,鑫鑫咂了咂嘴,开始抒发感情:32天后,我们就彻底没负担了!

凤凤手舞足蹈的喊着:那太美了!是我想要的!

唉——!真的是屁股决定脑袋呀!

今天下午第一节课,高三一班。

进入门窗洞开的教室,四个吊扇在快速的旋转着,产生的巨大气流在教室随意的冲撞,把书本、试卷、报纸翻的“哗哗——哗哗”作响一片,空气异常的流通、异常的新鲜,让人特别的舒服!

学生们都趴在课桌上一动不动的“夏眠”,我站在讲台上无奈的笑着摇摇头,顺手把凳子拉到我的身后坐了下来。凳子与讲台产生的碰撞和摩擦的声音吵醒了学生,他们纷纷抬起头、伸伸腰、揉揉眼,然后再用力快速的眨眨眼,在上下眼皮的相互挤压中,睡眼惺忪的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睡得真香呀!

学生们还没完全清醒过来,有点呆呆的看着我,真的像一群发呆的木鸡!

我轻声的笑着说:先读十分钟的书吧!

学生们马上开始了慢动作表演——慢悠悠的翻找着课本,小心翼翼的一张一张的翻看、寻找要读的内容。过了一会,喃喃的嘟囔声依次响起,最后汇集成“嗡嗡嗡嗡”的声音在教室回荡——活脱脱就是一群和尚在念经!

看着学生们那疲惫不堪的身躯,听着低沉、有力的嗡嗡声,我想——那是发自内心的压抑着的怒吼,那是青春将要绽放前的无奈抗争!忽然感觉——三十多天好长呀!三十多天后,青春而又充满活力的生命将破茧而出,将痛快的痛、痛快的哭、痛快的笑,那才是年轻生命该有的样子!

在讲台旁边坐着的鑫鑫忽然抬起头,身子向后一仰,慢慢的张大嘴,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眼角还挤出了泪水,随后用手一抹双眼,满含深情的笑嘻嘻看着我,一副很过瘾的样子!我回避性的扭头看了一下时间,正好十分钟!

接下来自然就是评讲押题卷的环节,先评讲押题卷(十九)剩的一个非选择题,在讲到里面的一个问题时,我不由得来了兴致!

问题是这样的——图1中的过程4表示什么作用?答案很简单——分解者的分解作用。

说完答案,我先扫视了一遍学生,然后一脸神秘的问道:你们回忆一下,我们以前是否遇到过类似的问题?

飞飞笑着喊道:遇到过!好像问的是分解者的作用!

我:对!好像是在一次考试中遇到过!那么,飞飞,你现在给我回忆一下——分解者的作用是什么?

飞飞的笑容瞬间消失,凝眉沉思片刻,然后不肯定的回答:好像是把有机物分解为无机物。

我:你当时考试时是不是这样答得?

飞飞抿着嘴笑着说:是!

我:当时给你得分了吗?

飞飞:没!

我:厉害,这就叫厉害!往同一个火坑里狂跳了两次!

学生们一阵哄笑,在哄笑声中凤凤抬起了木呆呆的脸东张西望——她以为在笑她!凤凤终于醒了,牛牛还在睡,肯定是假睡,只不过不想抬头而已。

我:静静,你呢?

静静:应该是分解作用!

他的同桌宇宇马上纠正:哎——!分解者的作用是分解作用,听着就别扭!

静静马上和宇宇相视而讪笑!

凤凤:老师,那分解者的作用是什么?

我:嗯——!这是我问你们的问题,你怎么能又把问题踢给了我!

凤凤哈哈大笑!

我:鑫鑫?

鑫鑫咂着嘴说道:忘了,真忘了!

我:涛涛?

涛涛已经在书上找到了,正在看,就顺口念了出来:分解者的作用是把动植物的遗体、残骸及排泄物中的有机物分解为无机物!

我:好!念得很好!说分解者的作用一定不要少了那个前提——动植物的遗体、残骸及排泄物!

飞飞、静静、宇宇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凤凤很夸张的用力点头,还带着蒙娜丽莎般的笑容!

押题卷(十九)剩余的那个非选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