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22日星期一

2019年4月22日星期一

“春雨绵绵”这个词太适合用来形容春雨的特点了——连续不断,时大时小,时有时无!犹如绵里藏针,既可以让人温柔舒服又可以偶尔的使人大呼小叫一番!

今天早上的天空阴沉着,春雨仍在星星点点的连绵着!既能感受到又似乎感受不到——比牛毛轻,比牛毛小,比牛毛少!

学校主干道两旁的雪松在春雨里萌态十足——树皮被浸润的黑中透亮,松针被装扮的垂涎欲滴——都几十年的老树了还在装嫩!铺着塑胶的操场湿漉漉的,操场边上的三棵垂柳就像三个邋遢的中老年妇女——干瘪又发黄的柳穗,杂乱的柳叶,显得毫无生机,活脱脱的黄脸婆!

教学楼后面的蔷薇用花团紧簇、繁花似锦来形容毫不为过!那简直就是花的瀑布——密密麻麻的小白花倾泻而下,在春雨的滋润下珠光闪闪!很有点像美女的眼泪,不由得让人怜香惜玉!在密密麻麻的白色蔷薇花的花潮涌动中,隐隐约约、恰到好处的点缀着含苞待放的红色花蕾,暗香已经在浮动,就等着吐露芬芳、展露风采了!

我站在教学楼的窗户前,远远的就能感受到蔷薇那种“我就是天空最亮的星星”的豪迈气势和“俏也不争春”的那种淡泊宁静!

在我兴致正浓时,一个邋遢中年妇女抱着小孩在蔷薇花海的旁边来回的转悠,真是大煞风景!我扭头愤然离去!

这可能就是所谓的“无欲以观其妙!”

今天上午,第五节课,高三三班。

我安静的进入安静的教室,十几个学生习惯性的抬头看了我一眼,没人言语,给我一种很不自在的陌生感觉。

我:大家把周四的考试试卷拿出来,我们接着评讲!

飞飞低着头习惯性的回答:好的,老师。

我:上周我们把选择题评讲完了,这节课我们来评讲非选择题,我们首先来看第29题的描述——棉花既是最重要的纤维作物,又是重要的油料作物,也是含高蛋白的粮食作物。

飞飞惊呼道:啊——!老师,棉花怎么是粮食作物?

其他学生也都眼巴巴的看着我,眼神中充满了疑惑!

我:咦——!就是呀!如果棉花是粮食作物,我们吃棉花的那一部分呢?

飞飞:吃叶子!

博博:吃它的花!

说完,俩人默契的相视而笑,其他学生哈哈大笑!

我:叶子和花能算粮食吗?一顿需要吃多少花呀?

松松:吃棉铃虫!

松松仅靠讲台的右边就座,也就是以前新新的位置。他以前在课堂上从不发言,总是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低头做数学题,因为他酷爱数学,酷不爱生物!自从前几天坐到讲台边,也就是我的眼皮底下,才对生物有了些许的兴趣!

松松刚说完,其他学生就大笑起来,他也跟着笑了。

我:松松,你的创意太棒了!回头我给学校食堂建议加一道菜——爆炒棉铃虫!

飞飞:我去!太黑暗了!

我:飞飞,你刚才的话给我一个很大的提醒——需要在黑暗中品味爆炒棉铃虫!

博博:那不就是黑暗料理么!

飞飞:反正我不吃,恶心死了!今天中午我都不吃饭了!

博博:先饿你三天,看你吃不吃!

俩人真的是心有灵犀呀!

我:好!就此打住!已经跑题太远了!现在人们都喜欢种转基因抗虫棉,想找一条棉铃虫是有很大的难度的!

学生们一阵哄笑,飞飞、博博笑的前仰后合,带着邪恶感,松松笑的很独特——眼笑,嘴咧着笑,脸上其他部位基本保持僵硬,几乎跟一个姓翟的主持人的笑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