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8日星期一

2019年4月8日星期一

俗话说“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是哪个古人说的这话、写的这诗已经不重要了。这两句诗描写的意境给了人们无穷的想象空间——春雨绵绵,细雨飘洒,走在路上的行人无精打采,失魂落魄!

我想,行人的无精打采是因为走在泥泞的道路上,深一脚浅一脚的踯躅迈步太艰难了;失魂落魄的原因,可能是看到了道路上满是被碾压、踩碎的零落花瓣!所以有大诗人陆游的“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的长叹和无奈!杜牧肯定也有同样的感触,所以顺理成章的写出了后两句——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古代的诗人喜欢寻求被酒精麻痹的感觉,在麻痹中忘却红尘,梦想《桃花源记》,以此聊以**!不喝酒的林黛玉声声悲音、字字血泪的唱着“葬花吟”,如泣如诉!

跨越时空间隔、地理隔离,人们可以心有灵犀——在灵魂上碰撞出思想的火花!感天动地,亘古不变!例如牛郎和织女的凄美传说。

今天的天气预报很有新意:大风+降温+降雨!“断崖式”降温来啦!

今天早上,天气阴沉,狂风肆虐,教学楼前面的樱花随风飘零!在风的携裹下,娇柔的花瓣藏到了校园的各个大小角落,悲催的被学生们有意无意的碾压着。残缺不全的花瓣就像年老色衰后被抛弃的歌女,在校园的小角落里随风呜咽的唱着白居易的《琵琶行》。

但愿,风能听懂花瓣呜咽声里的——红颜薄命与漂泊沉沦!

今天上午,第五节课,高三三班。

我一进教室,飞飞就打了个哈欠,然后拿出教材旁若无人的喃喃读了起来。

我一怔,顺势说道:要不是听见飞飞的读书声,我都忘了还有课前十分钟的读书这件事,都先都会儿书吧!

飞飞抬头瞟了我一眼,没有言语,反而读的更起劲了!晃着上身摇着头,一个字一个字的朝外蹦着读,而其他同学都是默读。

这让我来了兴趣,忍不住的盯着飞飞,欣赏着他的卫衣。随着飞飞的左晃右动,他卫衣上的帅哥也左右摇摆——依然戴着墨镜,嘴角还翘翘的,很是一副盛气凌人的架势!

我把视线从他身上移开,忍不住的偷着乐!

第二排慧慧的位置空着,除了课桌和凳子,啥也不剩了,她真的离校了!

我忍不住自言自语:慧慧的高中生活结束了!

紧靠讲桌右边坐着的新新仰起脸,讪讪附和道:就是!她不再来了!

我“啧啧”的咂了咂嘴,又扭头看了看慧慧的同桌甜甜——她正在埋头专心的看小说!我忍不住讪笑着自言自语道:慧慧走了,甜甜的地方大了,甜甜可以左边坐坐,右边坐坐,想坐哪边坐哪边!

甜甜抬起头,对我莞尔一笑,又低头看起了小说。

新新:甜甜也快要离校了!

我惊讶的“哦——!”了一声,接着问新新:你们的“单招”成绩出来了吗?

新新:今天晚上出成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