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13日星期三

2019年3月13日星期三

这几天的天气真像小孩子那喜怒无常的脸——中午的阳光已经炽烈的洋洋洒洒让人睁不开眼,而早上吹到脸上的凉风中却带着异样的冷!

这可能就是东风和西风的较量,是热和冷的激烈交锋,是一场摧枯拉朽的无悬念战斗——寒冬终将离去,万物将焕发勃勃生机!所谓的乍寒乍暖,是一场历练和考验——浪奔浪流,浪花才能淘尽英雄!

我好像明白了“春秋战国”这个词中为什么带有“春”和“战”,它们有太多的相似之处!

操场边的垂柳已经欣欣向荣的绿意盎然!教学楼后面的几颗杏树也被粉白色的花朵点缀的楚楚动人!历经严寒和冰雪,生命会更加璀璨和烂漫!

美好和幸福真的不是天上掉下来的!

昨天下午,我沐浴着春光,迎着小春风走向【高三三班】的教室。

教室的门开着,鑫鑫*正在晃动着大长胳膊擦黑板。

——这个高三三班的鑫鑫*从高一开始就不学习,上课不是睡觉就是说闲话!跟一班的鑫鑫相比,这个鑫鑫太洒脱了!

相同名字的两个人,走着不相同的道路——名字本质上就是个代号、是个区别码!

我站在门口看他擦黑板,他也看见了我。

鑫鑫扭头嬉笑着问我:老师,用不用擦黑板?

我:既然已经擦了一半,就接着擦完吧!

鑫鑫叉着大长腿、晃动着大长胳膊继续在黑板上左摩右擦!

其他学生在座位上呆呆的看着鑫鑫擦黑板——带着春天特有的困呆,有学生还带着困笑。

我“啧啧”的咂着嘴笑着夸奖道:鑫鑫这孩子不错——要身高有身高,要长相有长相!以后可以上个“单招”,学个高铁乘务员专业,很有前途呀!

其他学生讪讪的笑着——面含讥笑和嗤笑的高兴样子!

鑫鑫稍微扭了一下脸,狠狠的对我脱口而出:我有病?我去当服务员?

学生们听到这句很不善良的反问,脸上的笑意顿无,都噤若寒蝉的默不作声——等着看好戏上演!

而我被噎的顿时无话可说——我张了张嘴、摇摇头,大脑一片空白!

而鑫鑫擦完黑板,自顾自的大摇大摆回到了自己的座位——旁若无人的趴在课桌上睡起了大觉!

没有看到想看的结果——教育!使劲的教育他一顿!学生们都显得一脸的失望!

唉——!有时候赞美别人不一定会得到笑脸相馈——人与人的沟通、理解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

接下来的课,我讲的很勉强,学生们的听课状态也很勉强,我的心情也很不舒服!

那是一节都很压抑的课!

接下来我去高三一班上课,我在讲台上若有所思的坐着,学生们在下面稀稀拉拉的读着书。

飞飞也在教室——穿着一件大红的夹克,正在低头默默的读书。

我一脸和蔼的笑着问道:飞飞,病好了?

飞飞仰脸低声的应道:好了!

我:咋治疗的?

飞飞:输液!

我:哦——!

飞飞继续低头读书,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似的!

迪迪紧靠讲桌的右边坐着,很是新鲜——已经有好长时间没在教室见过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