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楔子

绝望,绝望还是绝望。当一个人绝望透顶的时候,他目之所及便都是绝望。

虞栀子坐在逸夫楼楼前的台阶上,头埋进大腿里,无助的哭了起来。这些天先是找兼职结果遇上了传销,后又是逛超市被偷了手机,现在又买演唱会门票遇到了骗子,身上仅有的两千七积蓄全没了。一向很乐观,永远挂着笑容的虞栀子终于被命运击垮了。哭不是因为软弱,而是因为坚强了太久。

“同学,能让一下吗?”搬着箱子的两个男生要在虞栀子坐的地方搭舞台,便想让虞栀子挪个地。

真是没天理了。连哭的地方也不给我了。虞栀子更委屈了,哭得更大声了。

“这是怎么了?”两男生面面相觑,一头雾水,进退两难,楞在了原地。

哭了一会儿后,虞栀子还是走了。一边走,一边大哭,像是被抢了糖果的小孩。路上的行人都有意无意的带着异样的眼光看着她。万念俱灰的时候,还有什么可以在乎的呢?

明德楼后面的小花园,环境清幽,少有人来,是大哭一场的好地方。虞栀子去了那儿,坐在长椅上接着大哭。哭过闹过,明天过后就是新的一天了。

突然有人坐在了长椅的另一边。

“谁呀?”虞栀子看过去,以为是认识的人,有些没好气道。

没曾想是一个陌生人,一张她在学校绝对没见过的脸。因为这张脸实在是太帅了,太具有辨识度了,如果她见过,绝对不会忘记。而且此等天神之姿,学校里的女生是不可能会放过的。

“你是?”看见帅哥,虞栀子郁闷的心情也算是得到了舒缓,语气也变得柔和了许多。

“我是来帮你的人!”许景行的声音低沉,富有磁性,很是悦耳。

虞栀子的心情再次好转。

“你为什么要帮我?”

“你不应该问我要怎样帮你吗?”妖冶的美男一只手托着下巴懒洋洋的说道。

“我不认识你!”虞栀子警惕道。学校所在地治安一向不太好。纵然是帅哥也得提高警惕。

“可是我认识你!”许景行道。依旧是很动听的声音。

“那你到说说我姓甚名谁,年芳几何?”

“你叫虞栀子,今年二十一,你是H大外国语学院的大三的学生。你从小到大就很倒霉,不带伞准下雨,逃课一定点名,去食堂吃饭你喜欢的菜一定没有,找工作被骗,买票也被骗,手机还被偷,喜欢的男生只喜欢你的闺蜜,平地走路也能崴脚……”许景行从头到尾把虞栀子的信息全部复述了一遍,听得虞栀子毛骨悚然。

“那又怎样,你知道的这些,只要有心打听都能知道!”虞栀子佯装淡定。

“而且,我还知道你快要死了!”许景行没有理会脸红脖子粗的虞栀子,云淡风轻的说道。

“哪儿来的骗子!姑奶奶我今年才二十一,我的大好人生才刚刚开始。我怎么可能英年早逝呢?亏你长得这么好看,居然是个骗子。白瞎了你这张脸了!”虞栀子激动得从长椅上站了起来,指着许景行骂道,像一只炸了毛的猫。

“你有没有发现你锁骨下的彼岸花胎记正在慢慢盛开。待它绽放之时,便是你香消玉殒之时。”面对虞栀子的谩骂,许景行也不恼,脸上还是挂着慵懒的笑,就像虞栀子骂的是别人一样。

虞栀子胸前的彼岸花胎记,最开始只是一个红色的月牙。她并没有很在意,但是从她十岁的时候,那朵花便开始觉醒了,她每过一次生日,它便长出一瓣花瓣。这个除了她和她的母亲,没有任何人知道。为此母亲还给她请了大师做法,她也常年带着护身符,可是都没什么用。它还是在继续绽放……现在好像……就差一瓣了。而她下个月七号就要过二十二生日了……想到这一切,虞栀子不禁后背发凉。

难道我真的要死了吗?我才二十一呀?我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呀?

“你不信?”许景行起身,走到虞栀子身边,在她眼前打了个响指,“那你就自己看看你的未来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