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梦中梦

她隐约嗅到了一阵花香,这香味,甚是浓郁,就好像全身的嗅觉神经都被浸泡在了花丛中一样。

额头上也有水滴,冰冰凉凉,那是从刘海前的发丝儿上滴下来的,在那一瞬间,有些痒。她想伸手拭去,却有些动弹不得。

伴随着耳旁那阵呼呼的风声和细若游丝的水流声,似乎还有一声虎啸。接着,又是一阵狼嚎。

这或许是做梦吧,卿云猜想。在她的世界里,怎么会有虎狼的声音呢!

卿云努力地想睁开眼,却感觉双眼被粘住了似的,脑子也好像糊了浆。这是怎么了?这全身疼得如此厉害!仿佛她体内有两个声音,一个在着急地吼着,卿云,快起来,你快起来,起来看看你的周围,它们在向你靠近,马上要将你围住了!

而另一个声音则不紧不慢地说着,不要醒,你不能醒!这里并不是属于你的地方。

任由这两个声音在脑海里打斗着,不知它们斗了多少个回合。终究,她挣扎着,还是醒了。

活了二十五年,卿云从来没有觉得像今天这般难以醒来过。这种感觉,就像是老人以前常提起过的……鬼压床。但据说鬼压床的时候,人看到的是恐怖的画面,而刚才她醒不来的时候,却什么都看不到,脑海里一片空白。

卿云微微睁开眼睛,一束强烈的光刺来。生活在21世纪的高楼里,许久许久都未曾见到过如此刺眼的太阳了。她人又是平躺着的,那阳光顺势直接照进了那双美丽的眸子里,卿云只觉得一阵猛烈的酸痛。

慢慢地,四周的声音好像也听得越发清楚了,那是风吹过的声音,也有水哗哗在流动的声音。除此之外,还有……一阵狼嚎!

真的是狼嚎,刚刚不是在做梦?卿云紧急地支起了身子,想要坐起来看看,无奈却始终起不来。这时,她才注意到自己,身上穿着一件只有七八十厘米长的衣裙,粉色的底衣上绣着一朵朵淡黄小花,甚是好看。

而脚上的那双鞋子,只有十来厘米长?

卿云被自己这一身打扮吓到了。准确来说,是被自己这奇怪的身体吓到了。我为何变成了一个小孩子?这难道是梦中梦?莫非我刚刚并没有从梦里醒来?卿云反复问自己这样的问题。

忽然,那阵狼嚎的声音越来越近了,这个姑娘全身开始冒出冷汗,但她依然直不起身子,只能微弱地睁开眼,微微转头看了看四周。

这是一条河谷,旁边开满了鲜花,有的花瓣长形状怪怪的,像是一个人。又有些,两朵花口对口地紧紧贴合在一起,像是两朵喇叭花长到了一处。这些鲜花她一朵都不认识,想必是不常见的野花吧。

离她三四米远的旁边就是一条河,水哗哗地流着。卿云感觉背部一阵疼,便用指腹微微触碰了一下生疼的地方,才知道自己躺在了一堆乱石之上。

忽然,卿云的余光瞟见大约几十米以外,似乎出现了一个可移动的东西,五颜六色的,还伴随着阵阵恐怖的嚎叫。一个,两个,三个……越来越多了。

等它们走近,卿云眨了眨眼,这才看清,走在最前面的竟是一只老虎!这虎,通身血红,如烈火一般。可它的额头又极黑,黑到发亮,那样的黑色,如同来自地狱一般。

它的身后,跟着一头白狮。再后面,是一只狼……它们慢慢地,齐刷刷地朝着这个柔弱的身影走来,偶尔伴随着领头红虎的一声咆哮。这声音,响彻河谷,让人毛骨悚然。

虽然它们的眼神并没有让人感觉很凶猛,但对于除了在动物园远远地见到过狮子老虎以外,并没有接触过什么野兽的卿云来说,这足以让她吓得失去了意识。

只觉得一阵头痛欲裂,她努力地想要回想起发生过什么,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样的地方?可想了好一会儿,脑海依然一片空白。

卿云忽然意识到,对了,这不是梦中梦吗?我现在还在梦里呢!梦境有什么可怕的,只管睡去吧。刚刚看到的那些凶兽,想必也是梦里的野兽,不会吃了自己的。

就这样想着,她又睡过去了。

睡梦中,卿云的脑海里一片空白,慢慢地,有一个声音似乎响了起来:

星辰位移天空,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