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亲家”见面,冤家路窄

假期最后一天,肖瑜宅在家里。下午竟然一觉沉睡了4个小时,醒来窗外的天都黑了。若不是前一晚看到她跟孙嘉兴在楼下依依惜别的,她这突然取消了聚餐又在家蒙头大睡,她妈估计都得以为这是失恋了。

其实本可以安排这一天跟孙嘉兴妈妈她们一起吃饭的,但孙嘉兴考虑她这两天心力交瘁,劝她还是好好在家歇一歇。这样也好,肖瑜倒不是觉得吃饭累,而是想到面对刘眯,她心里还是有些发憷。虽然上次刘眯来找她把事情聊开,说都不要因为毛慕堂影响友谊,但她心里还是觉得有隔阂,就算是她自己小心眼吧。所以不用吃这顿饭,反而也让她感觉到一阵轻松。

不过轻松,也只有这一天时间,明天还得回学校面对。

江小鸥说她妈妈要求校长换班主任,校长会怎么处理呢?

孙嘉兴建议她给自己的老师或者校长私下打电话聊聊这个事情。但肖瑜却感觉开不了口。

昨晚夏诚的父母说他们愿意去学校找校长,但肖瑜觉得他们应该也只是客气吧。

然而周一下午,打算找校长的人都聚集在了校长室。好戏上演了。

最先出现在校长办公室的,是夏诚的妈妈。她在午休时间去的,还给校长带来了点小礼物。校长原本推脱,但最后还是欣然收下。

夏诚妈妈说,都是孩子不好,给学校添麻烦了,但是千万别影响到班主任肖老师。

校长说,如果家长都像你们这么开明就好了,你们班的女生家长就不愿意……

校长正打算描述一下女生家长的激动情绪,有人敲门。夏诚妈妈瞟了一眼桌上的小礼物,校长会意迅速放入抽屉。

这进来的不是别人,恰是江小鸥的妈妈。

两个中年妇女对视了一下,点头笑笑。

校长感觉自己的脑袋嗡的一下胀大了起来,虽然这不是会情人的时候老婆出现了,但他感到这两个女人都不好惹,如果她们互相知道了身份,这间办公室一定秒变战场。他这条可怜的大池鱼。

夏诚妈妈看到有人找校长,便要告辞。

还没等校长卸下包袱,只听夏诚妈妈说道,“您先忙,如果孩子再出问题就找我们,肖老师那请别为难她,孩子们都可喜欢他了。我先告辞了。”

这下暴露了。

江小鸥妈妈一听“肖老师”,便走上前去问夏诚妈妈,“请问您刚才说的是哪个肖老师?”

“初二三班的班主任,肖瑜老师。”

“哦,这么巧!我家孩子也在初二三班,请问您是哪位学生的家长?”

夏诚妈妈故意压低语调,但满是骄傲的说,“我是夏诚的妈妈。”

江小鸥的妈妈立即有种一口老血憋在胸中的感觉。

校长从她脸上读到四个字——“冤家路窄”。

以往夏诚妈妈亮明自己的身份,其他家长总会一脸羡慕的看着“别人家孩子的妈妈”,然而江小鸥妈妈流露出的冷漠,让夏诚她很是诧异。

江小鸥妈妈压着胸头的火,说道,“那太巧了。我是江小鸥的妈妈。”

“原来是‘亲家母’啊。”夏诚妈妈笑吟吟的说道。

校长知道,这个玩笑,对江小鸥妈妈来说一点都不好笑。简直就是火上浇油。

果然,江小鸥妈妈极其冷淡的语调说道,“夏诚妈妈,可能每个家庭的家教是不一样的,我是反对早恋的。所以我来找校长,就是希望校长能把肖老师换掉。我认为肖老师根本就不适合当班主任,她没有当班主任的能力,没有管好这个班级的能力。现在是初二,马上就初三,这样管教不严,今天是早恋,明天还不一定是什么事,这个班级的风气会带坏,孩子都会被她带瞎掉。她不管就罢了,还不跟家长说。这算什么班主任?我本身就是当老师的,班主任应该怎么做,我很清楚。她,绝对不称职!”

虽然没有直接开撕,却是拿肖瑜开刀,指桑骂槐,

江小鸥妈妈如竹筒倒豆子一样连珠炮的说完这些话,夏诚妈妈没有打断,也没有接话,静静端详着她。听夏诚说,江小鸥的妈妈是个大学老师,这怎么丝毫看不出一点大学老师的气质,反倒更像是一个,提前进入更年期的怨妇。

旁边校长也在一旁观察眼前两位跟他年龄相仿的妇女。夏诚妈妈。虽谈不上雍容华贵,但举手投足间透着一股贵妇的气质。再看江小鸥妈妈,如果仔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