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章:爷和那谁有个约定?

【夙顾白在进修。】

这很异常,非常异常!

很明显,说谎的不是夙顾白。

文件的真实有效性,和虽然被掩盖了下去,但却住了院的夙清丞,以及当时在销魂窟的人,是最有力的证明。

那么,到底是谁会对这人出手?

这些年他过的很是低调,在没有发生夙清丞被砍了脑壳的事之前,夙顾白就是一个花瓶少爷而已,还是一个谁都能随便欺负的花瓶少爷。

至于先前那些被他打到入院的人,到现在都还没醒过来,而当时在场了也就那么几个,他藏拙伪装的事并没有泄露出去。

那么,夙清丞为什么会突然对他出手?还有人在为夙清丞做善后?

偏生夙家竟然什么都没觉察到,连她也调查不出来有用的信息?

这中间的异常太过明显,除非她傻了,才会认为这是一起普通的富家子弟争夺继承权,所引发的人口拐卖事件!

所以,为了保险起见,她往后就跟这人绑在一起好了。

虽然,打从开始,她便和他绑在一起的,只是这少年不知道而已。

脑中闪过的念头,一瞬间繁乱众多,让舒千落的炸毛的情绪,瞬间恢复了不少,她目光深深的望着面前这个,变的有些没心没肺的少年,唇角动动。

“我不会害你,不管何时我都会站在你身后的,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会对你出手——”

这般说着,她下意识的伸手,握住脖间的红绳,清冷似霜雪的眉眼里,蓄起了些许柔软。

“夙顾白,我永远都不会害你的,这一点请你相信。”

“相信啊——”

她那不知道是说给别人听,还是自己听的呢喃,却被人给应了下来,让她一瞬愣怔的抬头。

“什么?”

“我说——”

迎着朝阳而立的少年,抬手将豆浆杯投进对面的垃圾桶里,弯着眼睛伸手揉了她的脑袋一把,语气慢慢,散懒不经心,却让舒千落心尖一颤。

“不管何时何地,只要是校花大人说的,爷都相信~,这一点也请校花大人务必相信~”

“……”

舒千落张了张嘴,忽然来了句。

“你正经的时候,还蛮像个人的。”

“……那爷不正经的时候像什么?”

少年笑眯眯的语气,蓄上了危险,灿烂灼燃的笑容,也染上了邪气,让人一瞅就觉得发毛。

然而耿直在线的少女,一点儿都不怵他,还用挑剔的眼神斜瞅着他,认真道:

“狗、男人!”

……少年搁在她头顶上的手顿了一顿,然后倏然用力,甚至两手并用的,使劲儿的撸她头发。

在她黑脸的瞬间,皮笑肉不笑的凑过去,站在门槛儿上,居高临下的挑起她的下巴,慢慢悠悠的在她耳朵吹了口气,压低了嗓音,磁性沙哑。

“那——,爷这个狗男人想要对校花大人这样那样,那样这样的耍流氓,可怎么办才好呢?嗯?”

最后那个嗯字,更在喉咙里转了几转后,才晃晃荡荡的溢出来。

混合着低音炮,炸响在舒千落耳边,顺着她的耳朵电进她的脑中,让她那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