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章:热情与怨气的合成美味. (2)

他还是有的。

于是——

“我赔?”

“赔?!”

他一个赔字,让方理事瞪大了狼眼,气糊涂的怒骂!

“你赔?赔的起吗你赔?!你知道盖栋楼要花多少钱?知道校医楼里的设备要花多少钱来买?知道水路电路的整修又要花多少钱?这七七八八下来,没个上百万,能搞的出来吗?”

“你个小孩子家家的!知道个什么玩意儿啊——,张嘴就是赔的?能赔出来个什么东西?!”

“唔,赔个公司给学校?”

被怒骂糊了一脸的少年,刮了刮下巴,朝那抱着树自闭的少女看去。

“小落落,之前那些产业里,好像有个买器材的吧?问问拍卖行卖了没,没卖的话赔给学校,卖了的话,唔,那就让人过来重新盖吧。”

这般浑然不在意,张口就赔了一个公司的富豪模样,惊的方理事嘴巴都秃噜了。

“你你你,哪哪哪儿来的产业?!”

不是说,夙家这位就一光棍?不是,光杆儿司令吗?

曾经琛爷和云小姐所置办下来的产业全部交给了夙家,以此让夙家来护着这位来的吗?

那么,这人哪儿来的底气跟产业,说赔一个公司,就准备给一个公司的?

咦?

等等,难不成——

蓦的,方理事缩了缩眼眸。

“你说的那些产业该不会是——”

“夙清丞的呀~”

少年一脸纯良的笑,笑的方理事遍体生寒。

原,原来,最近这些天在上流圈儿内,背地里时不时飘出来的流言蜚语竟是真的?

这位,真整垮了夙大少爷?将他名下的全部产业都给搜刮了过来,还扔到拍卖行进行拍卖的?

他一直以为这事儿是瞎几把扯淡呢。

夙清丞是谁?

那可是打从一被认回夙家,就以一种猛虎之势,挤进上流圈儿中,稳站一席之地的人物。

要知道当年,他才被认回夙家时,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少年。

可他的狠辣,魄力,腕力,没一人敢小觑,尤其是这些年,更混的如鱼得水,稳踩平辈,甚至高一辈一头,让老一辈人都对他讳莫如深。

可眼下,不过几日的功夫,夙大少突然从上流圈子失去了踪影,更有人传出,是这位拎着斧头将人给砍了的,甚至到现在夙大少的生死都是个未知数。

这不是瞎几把扯淡是什么?

稍稍有点儿理性的人都没人会信这种传言,可拍卖圈近日来确实在拍卖夙大少名下的产业,虽然很多人在观望,却让众人敏锐觉得事情不大对。

而眼下,这位竟然直接承认了?

这这——

沃日!

这些少年人怎么一个比一个不得了?!

若是事实真如那些传言一般,那么眼下这位,可比夙大少那位猛虎更具威慑力和杀伤力!

方理事的神色变了几变。

俗语有言——

猛虎下山,一朝得势,可撼动半天边。

可囚龙出潭,震慑天下之余,更是彻响九霄!

若是夙清丞是猛虎,那个夙顾白便是囚龙,而眼下这囚龙——出潭了!

这下——

风云涌动,皆在一夕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