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章:离天太远,送你一程?

前一秒被切成夫妻肺片血骨撒星辰,后一秒刚有意识还未睁眼,便听到有低煞粗哑的声音,冰冷入耳。

“猎物回收完成,完好无损,眼下处于假死状,时效三小时,已定位,过来签收——”

??猎物?假死?谁?

是在说她吗?

啧~

若是真敢用这种扔垃圾似的语气来说她,怕是离天太远,需要她送一程!

这些念头在夙顾白脑中一闪,让她下意识的想要睁开眼,搞清楚眼下的状况,但,身体却该死的毫无知觉!

且,就在此时,有人快她一步。

脚尖踢在她的肚子上,脚腕用力,便将她从地上踹起来抓住头发拎在手中,审视打量着面前这个手无缚鸡之力,一捏就死了的‘小兔儿’。

就这么个玩意儿,愣是害的他们追了三个多月才将人抓到,简直破了他们的搜查记录,甚至可以说是一大败笔!这次回去,铁定要因此受罚。

想到这里,男人的眼里蓄起了郁色,扬手就想把手中的少年给甩到地上。

而,被突如其来的双重痛意,给激活了身体机能的人。

唰的一下睁开眼,便对上了那瓢泼在黑夜中的滂沱大雨,以及面前男人那血腥阴郁的双眼,和他那准备将她甩出去的动作。

让她下意识的伸手,去握男人的手腕进行反击。

但,这身体虽因痛觉被刺激的恢复了些知觉,也能动了,却虚弱的超乎想象,让她反击的动作慢了好几拍,亦才后知后觉的感觉到自己的手中似是握着什么。

“咦?”

因他这突如其来的睁眼,让那拎着他的男人轻咦了一声,停下了甩人的动作,朝身边的人问道:

“你的药没问题?”

“没有。”

那人摇头,眉心微蹙的盯着那逐渐清醒过来的少年,声音有些怪异。

“深度麻醉至假死,就算是受过特殊训练的人,也会按照时效,准时准点的醒来,这个货物——小心!!”

话还未完,那人沉稳的声音就有些惊变。

因为不知何时,那少年手中握着一根尖利的树枝,正对准着那拎着他头发的男人的脖子刺去,迅猛又凛冽。

而,脖颈处毛骨悚然的惊蛰寒意,让男人身体紧绷,唰的一下回头,血腥暴力的鹰眼,犀利又狠辣的盯着那被他拎在手中的纤细少年。

另外一只手,更是条件反射的,朝那少年刺来树枝的手腕抓去,声音亦是惊讶的脱口而出。

“你——”

但,他的声音才刚出口,大手亦才刚抓住,少年正面刺下来的手腕时,少年的手腕似是被攥疼了,微微一松,手中那尖利的树枝也朝下坠落。

可,就在此刻,说是迟,那是快。

少年另外一只似是脱臼了的,垂在身侧的手蓦然抬起,接住那朝下坠落的树枝,反刺进男人的腹部。

一刺到底,势不可挡。

简直让人无法相信,就那么脆弱,一掰就断了的树枝,是怎么刺穿男人的黑西装,将他的整个腹部,来了个对眼穿的!

男人的鹰眼微微睁大,声音亦卡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