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楔子

从我记事起便开始接触人的离世——街坊的、宗亲的、陌生人的,平均一年一场,等到十七八岁的时候,我对死亡的认识仅停留在一顿丰盛酒席的层面上。中年以后,父母及重要亲戚的去世,成了一件与我相关且须大办酒席的事儿,那时候死亡于我而言意味着承办酒席而非吃酒席了。后来,我过完中年步入晚年,一路不停地送走各种各样与我相关或无关的人,以至于我对死亡和葬礼已经麻木了,觉得这是一件实际上与自己毫无瓜葛的必然事件,毕竟,我比同龄人既健康、能干还乐观、富有。

今年我已经过了七十了,直到最疼爱的人突然离世,我才真正开始思考死亡这件事。人对死亡的看法本质上决定了他的人生高度,触手死神越早的人开悟得也越早,可惜千年流传的神话与信仰、乡野传承的习俗与观念淡化并麻痹了农人对死亡的认识,狭隘和愚昧趁势煽风点火,由此更束缚了农人对生死和生命的认知与超脱。与我而言,叩问生死,是不是来得太晚了?

我想摆脱并砸碎过去的自己,重新雕琢一个宽容慈爱的我,七十岁了,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正月的天空灰蒙蒙的,老马靠在水泥台子上,对着夕阳在心里说出这些话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8.com。大书库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iuge8.com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