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望染尘你怕什么

书籍的边边角角都对得整整齐齐,一看这主人便是有非常好的习惯。

简铃随意抽了一本,翻开书页之时,倒是让她非常震惊。

书中文字,均为简体,而内容,则是一张张画。别人看不明白,简铃还能不清楚吗?

这是最简单的信号发送装置图纸,旁边清清楚楚地写着打造所需的材料,已经齐全的材料则被打上了勾,而不全的则只标记了还需多少。

可能因为本星人民对于这些东西认识不够的缘故,他竟然就这么清清楚楚地写在上面,且还只锁了抽屉。

因为他料想到了就算被人发现,也看不懂他写的什么。

而最重要的一点,便是由于礼节原因,早前便说了,在未得主人允许时,是不会随意进出他人房舍的。

怪不得陈术会这般放心。

只是没料到他二人会这么不请自来,还光明正大地踏入,不带一丝不好意思。

“这些是什么啊,我怎么看不懂?这画个圆就完事?”望染尘站在她身侧,探出脑袋瞅了瞅。

“嗯,这个东西你还不明白。”简铃再往后翻几页,却是一片空白。

想来陈术还是聪明的,没有将重要资料写在一块儿。

将几本册子都翻了个遍,简铃也未曾具体得知他要做什么。

他想要打造发射器是个什么意思?就是做出了锅盖,没有电怎么发射无线电信号?

简铃心下怀疑,却只是将手中笔记都按照顺序叠在一起,重新放回原处。

“你把人家凳子都踢的乱七八糟是要闹哪样?”简铃一侧眼,又看见伊思荣踢踏着桌凳。

“他偷我铁!踢几下怎么了!”望染尘才不管,把屋内整整齐齐的摆设弄得东倒西歪。

简铃使劲儿揉揉脑袋,头疼。

“你这样他回来不就知道有人来过了?跟我们的初衷完全违背啊大哥。”

“违背就违背,看他不爽踢几下又死不了!”

“大哥,为什么你这么与众不同?”跟本星人民完全不一样。

这样的事儿别人可做不出来。

然望染尘只挑眉邪邪一笑,道:“个性!”

正待简铃要好好笑话他一番时,突而听得外面传来开门的声响。

两人对视一眼,都感觉到了不妙。

来回的速度太快了!

简铃当即便四处打量这房间中是否有藏身之地。

而亲爱的利渠大人此刻也明白了过来,毕竟再怎么说,两人也是偷偷摸摸进了别人家。

道理上就说不过去。

“怎么办,藏哪儿?”望染尘四处环顾。

可怜见的,他当初把桌椅板凳都给踢的乱七八糟,别人一看就知道有人来过。

所以现在就是尽量让人知道他们已经出去。

“要不我俩塞床下吧。”

望染尘四处一看,瞄到了床下,立马便拉了简铃,非常快地把她塞到了里面,自己躺下也是骨碌碌一滚,便滚了进去。

简铃这可是头一遭待床底下,还有些懵。

但索性,就算是床底也是极为干净。这便有些让简铃不解。

“好家伙,这人还收拾得这么干净,他是不是投错胎了?”望染尘离他极近,且尽可能地将她挡在身后,二人缩着到了靠墙的位置。

此刻他压低着嗓音,颇有几分荡人心魂。

简铃视线透过望染尘肩头看去,只能瞧见帘子的下摆,还有桌凳。她回忆了一遍视角,道:“如果他不弯腰,是看不见我们的!但是,依我看,这个人比谁都聪明。”

望染尘点头,此刻终于听得脚步声渐渐清晰起来。

隔着帘子,暂时还不能瞧见对方。

陈术在歪歪扭扭的桌子边停下,尔后四处看了看,又将桌椅摆回原来的位置。

不多时,便见得他终于挑开了帘子,渐渐地走进这件屋子。

从简铃的角度,便只能看见他的布鞋和十公分左右的袍摆。

如果不弯腰,完完全全看不到这儿。

简铃瞧见他往长桌边走去时,心里突而咯噔一声,只顾着开,倒忘记去关上。

简铃本能地屏住呼吸,四处打量着。

她指腹在地板上磨挲,尔后双指轻捻,却是未曾发现丝毫的灰尘。

她视线移至上方床板,亦是未曾有任何木屑,这个屋子干净得不正常。

陈术一个大男人,为何会把屋子收拾得这么干净?到底是故意为之还是强迫为之?

总之,不合常理。

且就算简铃自己,除了实验室收得一尘不染之外,其它地方基本都是该怎么来还是怎么来。

等等……

实验室?

简铃仔细瞧这四周,如果没记错的话,她刚刚打量过,根本没有任何的实验器材!

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像当初他们去的司天监一样,是有暗道的!当下简铃便彻底明悟。

原来如此。

那么,这个暗道又在哪儿呢?

这时简铃只听得一声响,显然是陈术已经打开了抽屉。

望染尘视线环顾一周,定格在外面木凳之上。

简铃毕竟是第一次干这么偷偷摸摸的事情,心里其实还是有点儿紧张的。

陈术的布鞋已经开始往这边移来,且放缓了速度。

简铃只觉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了,且很明显地感受到了望染尘亦是如此。

二人呼吸尽量降到最低最缓。

简铃瞧见陈术的袍摆盖住了布鞋,想必他已经弯腰。

渐渐地,袍摆越来越多,简铃感觉他蹲下了身子。

她就说嘛,陈术这个人聪明得很,不可能就这么完事。

简铃已然在心中做好了最坏打算。然而不到时刻,简铃还不想让陈术知道。她把一切都知道了。

望染尘在怀里掏着,不多时,简铃便听得外间传来一声极为脆响的声音。

果然见得陈术立马直起了身子,快步往外面走去。

简铃松口气,几乎在望染尘耳边道:“你刚刚打了什么?”

“这个,石珠。”望染尘扬手给她瞧了瞧。

“既然引开了,那么接下来呢?”

“下去!抓紧了。”

望染尘低低道,当即便轻巧地转过身来。

两人几乎呼吸相闻。

望染尘右手环过简铃,在她身后摸索着什么,当即便听得一声咔擦响,简铃还未反应过来,望染尘便猛然抱了她,接着便是一阵天旋地转。

简铃睁眼,索性她接受过极高的训练,这点眩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