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悬岭相逢 (2)

里的人,在沈临渊眼里他也是这尘世里让悬岭中人丧失希望的人之一,对他更没什么好感。

拨开薄雾,岁宁已经在里面了。

十二岁的小姑娘提着裙子就跑过来。

“阿姐,这个月都第几次了啊,你怎么总是这样啊,不好好钻研医术,总是被父亲赶来悬岭。”岁宁跑起来脖子上的铃铛叮叮当当的响。

临渊咳嗽了一下,有模有样的摸了摸岁宁的头顶,咳嗽两声,模仿沈青云的样子,说道:“悬岭沈家大女儿,总要通些医理,识些草药的。”然后无奈的捏捏她的脸颊,还有婴儿肥,看来在这里过得不错。

岁宁背着手跟在后面扶额,看着摆在屋里的一地医书,直叹气。

姐姐隔三差五就来一趟,那一屋子的医书何时才能看完啊。

事实证明,沈二小姐的担心不无道理。

沈家人,自小学医,九岁之前留在家里学望闻问切,九岁后,就要进悬岭,学习这藏书阁里的医书,辨识药草,十五岁开始药垆问诊。

藏书阁西侧小屋里传来阵阵香味,临渊放下竹篓就往屋里冲。

“你这是又放了什么药草,这香味,我在上面就能闻到?”临渊捏捏岁宁的脸颊,一脸痴笑。

岁宁在悬岭三年,除了医术见长,自学得一手好厨艺。

“姐姐,你该采的药都采回来了吗?”岁宁拿掉她的手,笑眯眯的问道。

“还有几味还在背面,明天再去一趟。”喝了一口汤,十分满足。

岁宁想了想屋子里那堆书,阿姐是学习路上的绊脚石。

来了两日,第一日说奔波劳累,需要休息,今天又只在近处活动,倒是家里伙计才送来的鱼,今天又炖了两条。

沈家先辈,大多十四半岁就能出悬岭,父亲更是十四岁学成,她计划早点出来,只是阿姐……

扶额。

额,倒是有一个例外。

沈临渊在悬岭待了十六岁连皮毛都未学到,祖母一气之下,收拾包袱,就搬到了涯安境最南侧沈家小叔的药垆,沈青云几番跋山涉水将软轿搬到门口,都迎不回来,索性直接开了个家族会议,态度强硬,最终将临渊放了出来。

“哎。”岁宁一手拿着筷子,一手扶额,心想,要不还是劝说一下父亲,早点把姐姐嫁了吧,最好寻个好郎君,看住她,打定了主意,接过临渊的碗,又给她盛了一碗鱼汤。

沈家以医术立家,在这涯安境,算是少有的医术世家,沈家大小姐要嫁,天下要取的人应该不会少吧。

悬岭内有一人,放了一只彩蝶到空中,飞到悬岭外,结界之外的男子随手捞了一把,那只蝶飘散在空中,只剩一缕白烟。

药采齐,岁宁几乎是将她推出悬岭的,所以临渊一出结界,就踢到了横躺在地下之物。

一惊:“公子,这都三天了,都和你说了那姑娘肯定不会出来了,你还不走呢?”

“我为何要走?谁说我在等她了,这悬岭现在只有你能进,又是你家的产业,我要找的人在里面,现在不找你找谁?”折扇一指,刚好戳到临渊左胸。

在挨了一脚之后桀宇成功的跟在沈临渊后面。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