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一曲桃花

凌源殿外,橘灵匆匆跑来,橘色的裙摆拖在地上,没有像平常那样从容。

“殿下,殿下……”橘灵边跑边叫,忽然在门口单膝跪下。

一卷竹简从殿内飞出来,正巧砸在橘灵左膝。

“何事慌张?”是平九星君的声音。

“属下看管不力,丢了笛曰。”橘灵的声音越来越小。

殿内沉默,橘灵跪在地上,脸色苍白,心里想,若是殿下大怒倒还有一线生机,如今恐怕是活不了。痴痴地往殿内看了一眼,门忽然开了,走出来的是平九星君。

“殿下让你回星罗阁。”平九星君说。

橘灵惨淡一笑,语气恭敬,答:“橘灵知道。”心想,终于,还是被放弃了。

凌源殿内,虞幕换了一卷竹简。

死灰复燃,这一天,迟早会来。

悬岭沈家,近来突然多了一阵异香,是从沈家大小姐沈临渊从悬岭回来后,身上突然多了这种味道,起初只是她的临渊阁有,后来她去过的地方,都留下了这种异香。

世人皆以为,沈临渊这次在悬岭得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暗自议论,甚至沈家各位长辈都在私下要求沈青云开祠堂,给出一个交代。

沈临渊也在回忆这次悬岭之行,有什么特别之处,堂兄和堂妹常来问她,爹爹也常来问她,实在是不胜其烦。

“难道是在南坡的阿苦送了我一颗糖,岁宁这次主动给我夹鱼头,阿明被岁宁治好了旧疾……”

摇摇头,怎么可能。

忽然,临渊阁顶上,好像坐了一个人,对着月,把玩着一柄长笛。

那人,十分眼熟。

临渊捡了石子,就朝楼顶丢。

那人回头,“我还道你要过几日才来找我,我等你好几天了。”竟有些怨气。

“你先下来,有什么话下来说。”临渊伸手招呼他下来。

悬岭之行,若说有什么不同往次之处,就是这人的出现了。

桀宇把长笛插在腰间,飞身而下,白衣,黑发,冷月,很是清寒。

“你找我有何事?”临渊问。好像那种异香,又浓了一点。

“我找你何事?沈小姐,我在上面观月谱曲,是你抬头找的我,你可承认?至于何事……”顿了一下,斜睨了一下临渊,“沈大小姐贵人多忘事,我在悬岭之时不是说了要见一见悬岭中人吗?”

“哦,公子好兴致,谱曲爬到我临渊阁屋顶谱,在这涯安境,临渊阁可是悬岭沈家大小姐的闺阁,是你找我还是我找你要我拆穿你吗?还有,悬岭是自愿进的,进了就要等她们自愿出来。”临渊喝了一口茶,给桀宇也倒上一杯。

“这异香,是你的杰作吧。”是肯定句,桀宇坐下来,异香再次变浓。

“这不是提示沈小姐,来找我吗?”桀宇笑意写在脸上。

唉,还是那么笨。

桀宇想摸摸临渊的头,伸出手,僵在空中,很是尴尬的收回去。现在这个人,好像不会乖乖让他摸。突然有些怀念那些被摸头的日子,那个人用血浇灌他,等他有了意识,每天都在等她坐他在旁边,梳头,上妆,在默默他的头顶,那个人手心的温度,就在他头顶。

上妆,在她身边五百年,见她上妆的次数屈指可数,最后一次,最后一次就是她身穿银色战衣,化了精致的妆容,她摸摸他的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