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悬岭相逢

昆仑君被锁在南天门外,虞幕用一根诛神鞭在她身上连抽三鞭,一鞭魂出窍,二鞭焚仙体,三鞭诛仙灵。

江湖河水红了三天三夜,自此共工氏一族举族覆灭,北天境空无一人。

昆仑山北面的山洞中,有一人形木雕从神火中醒来,双目赤红,踏云乘风,赶往南天门……

据说沈家大小姐沈临渊出生之日,沈家上空聚了一团乌云,她一哭,则雨下,笑,则天晴。

临渊祖父认为此女不详,带来涯安境第一场雨,要求沈青云将临渊送去别人家寄养,可那时候沈青云已继任沈家家主,不从父命,把沈临渊抱在怀里,成为捧在手心的第一颗明珠。

临渊的祖父当时正在病中,被如此刺激,直接一命呜呼。

“啪!”说书的喝了一口茶,惊堂木猛地拍下来。

“话说那共工与颛顼争帝,怒而触不周之山,折天柱,绝地维,故天倾西北,日月星辰就焉;地不满东南……”

“你瞎说,前日你还说是共工献治水患之计不成,撞不周山以明志。”打断他的是一个十六七岁的青衣人,清秀嬴弱,一只手撑在腿上,扶着脑袋,旁边放了一只竹篓,磕着瓜子说。

“故百川水潦归焉。”说书先生顿了顿,假装没听到,拍了一下惊堂木,又接着说。

旁边一男白衣男子用折扇拍在他头上。

“前日我去悬岭之前,他真的是这样说的。”青衣男子一个瓜子壳砸到白衣男子身上,说完,立刻捂住嘴。

“悬岭?沈家。”周围的人不知是谁呼了一句。

青衣男子提起药篓拔腿就跑。

在这涯安境,说起沈家人,可能很少能把它与悬岭沈家联系起来,但是说起悬岭沈家这个沈分量却又十分之足。

之所以这个沈家是悬岭沈家,是因为悬岭是沈家人所属的山。

这涯安境的珍惜药材,几乎都来自悬岭,十六年前,沈家大小姐出世,这沈家悬岭突然多了一道屏障,传闻这是上天赠予沈家大小姐沈临渊的厚礼,自那之后悬岭非沈氏嫡系血脉不能入,入者,忘前尘。

眼前这人能进悬岭,那不用说,沈家只有二女,沈岁宁年方十二,还未出悬岭,这青衣人只能是爱着男装的沈家大小姐,沈临渊。

两天前,沈临渊背着竹篓,去悬岭采药。

在结界入口处见一人躺在地上,以折扇覆面,问:“你家悬岭当真能入之忘前尘?”

沈临渊俯身,拿起折扇,合起来,放在手里,道:“公子是有前尘羁绊?”

“嗯,不能忘。”桀宇未睁眼。

“那你来此作甚,不能忘就记牢了,别再这边上瞎晃荡。”临渊睁大眼睛。

“我是想看看这里是否有我寻的人,她远行未归,我这不是来寻她吗?”

桀宇睁眼,站了起来,拍拍衣服,“寻遍了涯安境,料想她应该是到了这里,所以就在这里等她出来。”

“那你就等吧,不过这涯安境都是她们自愿进的,既是进了,自然也不愿出来。”沈临渊递给他折扇,背着竹篓走入结界。

这些年来这悬岭的,多半都是苦情之人,尝过尘世十分苦,来此,算是看破红尘。

这人竟然寻的是悬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