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狗屁膏药来一贴!

不过这会儿,自己这虽然没闯什么大祸,可爷爷都说了,怎么着也不能把自己给伤着了。

这副窝囊的模样,陆家就再没见过这么窝囊的人,自己从小到大都是窝囊废。

哎!想想陆云帆就觉得惆怅。

所以这一次徐医生过来,他让老头子坚决保密,不能把他的事儿给捅出来。

要是老爷子问起来的话,就说自己不知道。

最近这孩子也没看过他,他也不知道啥情况。

徐医生从小也就像一个爷爷一样庇护着自己,虽然现在说这话有点昧良心,但也只有这么一招了。

要不然自己被爷爷乱棍打死,那时候就真的惨啦!

爷爷从小都告诫自己,做人不能干坏事儿,但也不能被人欺负,欺负就要打回来。

你看看他现在受的这窝囊气,自己连施暴者是谁都不知道,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被人给打了。

所以这窝囊气他哪敢跟爷爷说呀!

再怎么说他陆家,家大业大,在外人面前那也是一枝独秀。

要知道他孙子暗地里被人受了欺负,那还不要被笑掉大牙。

所以这事儿一定要保密,保密再保密。

走的时候徐医生也答应的好好的,绝对不会把他的情况透露一个字儿。

当时陆云帆还不放心,非要让他写个保证书。

因为徐医生,这个小老头子平时也没少揭自己的短处。

反什么错误都是他告发的,虽然平时待自己不薄,有什么好吃的都尽管往自己怀里塞,他犯了错误也是尽量帮自己承担。

但是这个小老头子脾气怪得很,他也摸不着小老头的性格。

所以这会儿来向他求情,完全要看他的心情。

小老头要是开心了,啥事儿都好说。

大家都笑呵呵都过去啦!顶多就是他白跑一趟,自己多吃点苦头,就这么完事儿啦!

可是小老头万一要是不开心啦!那嘴巴一张一合的告到爷爷那里去。

呵呵,那可他真的却要喝茶了。

这不仅要喝茶呢,七大姑八大姨蜂拥似的都奔到他家里,一个劲儿的嘘寒问暖。

什么宝贝儿伤着了没有?来让大姨看看,哪个不长眼的狗东西把我家孩子上成这样?

小姑还趁着直接动手,趁机揩两把油。

他都不想说这一大家子人啦,一个两个想想都觉得头大。

还有自己那老妈,平时见人喜笑颜开的,就像烂开的石榴一样,那都快笑开了花儿了。

可每次一到自己面前,就是板着一张脸。

说自己这儿不对,那不对,没有一点儿陆家长孙的气概。

家里就他这么一个宝贝金疙瘩,每次还这么语言嘲讽人身攻击他。

他都不知道自己这20多年来是咋活下去的。

还有他的老爸,一言不合就棒棍伺候,家里那打狗棒还在。

搞得他现在都不想回家,他都长这么大了,平时犯了啥错误还是打!

难道他就打不过自己老爹吗?

那当然不是呀!自己这大个子大块头摆在那呢,能打不过吗?

可是打得过又能怎样,就像自己的爷爷一样。

那就老头儿够了个小身板,自己难道不比他高,身体不比他壮?

可他能打爷爷吗?那不是讨打吗?

算了,想想都觉得心烦,还是管好自己的事儿吧。

他真的就差跪下来和徐爷爷求情了。

当时走的时候徐医生也是满口答应,好啦好啦!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你爷爷没有你说的那么厉害。

他要是不爱你呀!就这么多年你犯的那些混账事儿,早把你打的见不着爹娘。

这话陆云帆虽然心里不愿意听,但也是事实呀!

自己这么多年做的混账剩还少吗?

这要是算起账来,就是十个他也不行啊。

所以到了最后,这也也放放心心的准备歇歇脚啦!

到现在,这都快上午啦!自己他妈一口饭都没有吃。

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昨天晚上那么动脑子,一整夜又没睡觉。

自己的脑瓜崩门儿疼,本来想着早上开车回家好好补个大觉。

这他妈倒好,还补个大头鬼呀!

这脖子疼成这样能睡得着吗?

现在还贴了膏药,这狗皮膏药自己以前最恶心贴的玩意儿。

就像癞皮狗一样,你觉得他能喜欢吗?

可现在又能有什么办法呀?

他这是不得不提诶,要想好的快就得贴膏药。

这不,大兄弟又开始唱起空城计了。

这肚子叽里呱啦咕咕嘟嘟的响个不停。

还好整个客厅没有别人,除了他就是空气,也没觉得有多尴尬。

可这会儿饿呀!那是他的。

自己再怎么受苦都没关系,关键是不能饿着他大兄弟呀!

所以他当时就把于妈喊了过来,让他先给自己送的东西,垫垫肚子再说。

然后吩咐他们赶紧给小爷做饭,小爷饿了要吃饭。

听到这消息,大家伙儿才算忙活起来,那心里也算松了一口气啊!

刚才送徐医生的时候,于妈还在问起来:“少爷浙商有大问题吗?”

徐医生也笑呵呵地回答道:没啥大事儿,就是这孩子最近闹腾的太厉害。哎!他爷爷一不管这孩子就要反了天。

还是在搬出靠山呀!

这话说听的于妈心口一颤,啥叫搬出靠山?

老爷子打起人来眼都不眨一下,那是往死里打呀!

云帆这孩子平时是调皮捣蛋的一点儿,但其实他心肠不坏。

自己也是从小把他看到大,他什么性格她不知道。

更何况,现在孩子都长大了,也是时候该放手让他们自己闯荡了。

你看看这老爷子,虽然明面上说,撒手不管了,让他自己闹腾吧。

可是每一次出事儿,第一个杀出来的就是老爷子。

关键还拿着一个长矛,你说这是干啥呀?

哎!于妈也不好评论,这事儿都是人家的家事,自己虽然在这个家里干的年代长远了,但怎么说也只是个既然干上了保姆而已。

自己在心里就算很心疼,那又有什么办法呀?

只能在心里默默心疼他两下,孩子有什么要求尽力满足他!

所以听到少爷说自己饿的时候,她可高兴坏了,赶紧吩咐后厨多准备点儿。

自己则喜滋滋的从冰箱里给少爷拿点儿东西。

可这家里其实也没啥零食,除了饼干,蛋糕,水果之外,好像没啥了。

这孩子平时不怎么喜欢吃零食,这些都是有时候偶尔起兴,买回来让佣人们吃。

都说了这孩子其实心肠特别好,你说哪个少爷还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