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她死,他便陪葬.

公申烈望着地上蜷缩成一团的顾七七,剑眉蹙紧得都快能夹起苍蝇。

她的身体在不停地颤抖。

想了又想,他将地上的顾七七抱入怀里,如预料中的一样她身上的体温烫得吓人。

他至今也弄不明白为何她可以召唤他。

明明她现在脆弱得几乎快要死了似的,看着也再不普通不过也不像是有什么妖术的。

为何总是能让他出现在她的面前?

百思不得其解。

倒不如趁着她现在高烧不退,自己亲手掐死她以绝后患。

心中这般想着,公申烈大手已经掐住顾七七雪白的细嫩脖颈,手里的力道也越来越加重。

只要他一个用力,就可以结束掉她的生命。

晕厥的顾七七难受的蹙紧眉心,脸色也逐渐变得痛苦,苍白的唇微微动着,呼吸渐渐的消失。

就在此时公申烈蓦然放手,在顾七七雪白的脖颈之间留下了五指鲜明的指印。

那样的指印同样的出现在他的脖颈之间,刚刚顾七七所遭受一切都像是复制一样他也同等的感受着。

如果他刚刚真的动手杀了她,死的就还有他!

事实证明,她并没有做什么,难道原因在他....?

公申烈望着怀里脸色红得不正常的顾七七,低喃地询问:“顾七七,你到底是什么人?”

此时的顾七七浑浑沌沌的,仿佛看见了过去。

那时候她还是个小孩子,初次来到诺大的尚书府,看见躺在病榻上已经病得瘦得不成人样的顾明礼。

顾明礼眼中含着泪花,激动难当,又无比希冀地望着她,不停地喃喃着:“你回来了,我的女儿你终于回来了。”

“爹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