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处处动心事 三

此时夜已经深了,路上挂起了一个个的灯笼,昏黄的光照着街道,只有稀稀落落的几家摊贩还摆着摊叫卖。

汴京城里的宵禁是从子时开始的,持续到第二日寅时,如今他们从郊外到城里足足费了好几个时辰,而这些都要归功于躺在马车边上一脸苍白的冯青尧冯大公子。

叶墨竹想到明明半个时辰就能回城里的路,足足费了这么大半天,他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

果然是个只知道读书的人,弱得不得了。

马车才驾上官道没多久,就白着一张脸说他头晕,马车能不能慢慢驾回城里去。

他还没说什么呢!他那个傻妹妹就忙点着头答应了。

他也不好再说不行,只能让车夫慢着点。

所以现在叶家的马车仍然在这路上慢慢悠悠地往前晃着。

“冯大公子,送到这里应该就可以了吧?”

马车停到了一个拐角,下车后往前走一走就是冯府了,不过三五分钟的事。

冯青尧想了想,觉得自己也确实没有什么借口好继续在这里待下去了,只好灭了自己心里的那点想法。

他朝对面坐着的两人笑了笑,说:“叶大公子,叶二小姐,今日在下多番叨扰,实在是抱歉。他日若是能有帮得上忙的地方,请尽管吩咐。”

冯青尧说着便撩开了帘子,踩着台阶下了马车。

叶墨竹听到他这样恭敬的话语,一时又觉得自己有点小题大做了,有几分不好意思的意味。

他看着冯青尧已经下了马车,就把帘子掀开来,朝着他说:“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你没必要说这样的话,过于言重了。”

冯青尧听到身后的声音,转过身来,本是要朝着叶墨竹说的,却不想那帘子掀开的角度大了些,叶墨阳也露出脑袋看过来,两条扎着的小辫子晃晃悠悠的。

他一回首便撞进了一双亮亮的眸子里,心里头又惊又喜,又是一个浅笑:“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君子行事,理当如此。叶大公子不必忧心,就当是我许下的一个承诺罢了。”

这人!真是个死板的!

和自己倒是有几分像!

叶墨竹笑了笑,没做声了。

“呀!大哥你快看!那里是不是在卖冰糖葫芦啊?好像还是那个老爷爷卖的糖葫芦!我最喜欢他家的糖葫芦了!糖壳子脆脆的,山楂也酸的刚刚好!”

“大哥,我要吃!可以吗?”

冯青尧正要转身走的时候,马车里头的那个小姑娘突然就叽叽喳喳地叫开了,而手还掀着帘子没放开的叶墨竹,此时正手抚着额头,嘴角带着丝无可奈何的笑意。

他看着也不自觉地笑了起来。

叶墨竹此时是无可奈何地看着身边的小女孩,心里头是说不出的感觉。

这丫头,成天就知道吃,整个人还咋咋呼呼的,实在是没有多少大家小姐的派头。人也不是很聪明,以后若是被其他人盯上了怕是要吃亏。

可自家妹妹仰着头,一双眼睛盯着他一动不动的,眼睛亮晶晶的。

“现在什么时辰了?大晚上的还吃甜食吗?你的牙齿不要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