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车祸引发的情缘

“余安哥哥,我今天目睹了一场车祸。”

温暖刚刚洗完澡,趴在床上正给顾余安发短信,嘴角勾起若有似无的笑意,眉眼中满是华光绽放。

等了一会没有等到回信,温暖翻了一个身,看着头顶炫目的白炽灯,她的思绪仿佛逆流回了遥远的过去。

三年前,她的表哥温止虞刚刚上考上了驾照,说要带她去兜风。

一辆大卡车突然失控,朝着他们笔直的撞过来,表哥猛打方向盘,与大卡车擦身而过,险险避开,却与另一辆轿车相撞。

“砰——”一声巨响。

车窗玻璃碎了,温暖只觉得眼睛传来一阵剧痛,她强忍着痛楚缓缓睁开眼睛,入目的是一片猩红,整个世界似乎都被染成了血一般妖冶的红,渐渐地她的视线开始变得模糊,入目的猩红渐渐的变得模糊,随即转变为无尽的黑暗。

从此她的世界只剩黑暗……

“医生,暖暖她还那么年轻,这要她以后可怎么活呀!”温暖的婶婶满是担忧的说道。

“温太太,温小姐角膜全层受损,属于严重损伤,前期保守治疗,待后期进行角膜移植手术,温小姐还是可以复明的。”医生中肯的回答。

“医生,以后暖暖就麻烦你多照顾了……”

“……”

说话的喧闹声吵醒了沉睡中的温暖,睁开眼睛入目的是无尽的黑暗和混沌,眼眸中还隐隐刺痛着,她抬起手摸了摸,眼眶周围缠着厚厚的绷带。

泪滴溢满眼眶,倾泻而出的泪晕染了绷带,血液瞬间在白色的绷带上蔓延,渗透,眼眶处顿时出现两个血洞,泛着触目惊心的红。

我的眼睛以后都看不见了……

我以后都看不见了……

温暖在心底不停地呐喊和咆哮。

住院期间温暖的脾气都特别暴躁,彼时的她正是青春年少,属于叛逆的年岁,突然发生的这一切让她猝不及防,更让她无法接受。

她只有不停地吵闹,嘶吼,才能发泄自己心中的烦躁和不满,以及对黑暗和未知的恐惧,只有这样她才能感觉自己还活着。

她,还活着。

隔壁的病房总是传来阵阵吉他声,让她越本就烦躁的心情变得更加的暴戾,温暖下床,摸索着朝隔壁病房走去。

“砰——”她暴力的一脚就踹开了病房的门。

吉他声戛然而止,整个病房因为温暖的突然举动,寂静一片,空气瞬间变得凝滞起来。

失明之后,似乎连其它的感官都变得敏感起来,此刻温暖居然可以清晰的感应出弹吉他人的方向。

温暖用自己缠着绷带的眼睛朝着吉他声传来的方向“望”去,并且恶狠狠地警告,“你以后不许再弹吉他,烦死了,要是再让我听到,我就对你不客气。”

顾余安愣住了,呆呆的看着突然出现并且恶狠狠警告自己的小女子,墨黑的眼眸中闪烁着几缕无辜和诧异。

温暖说完之后,对方没有任何的反应,以为对方是害怕了,便有些飘飘然,然后华丽的转身想要离开,却不想与病房的墙壁来了一个亲密的接触。

她狼狈的撞墙了。

“啊,好痛。”温暖捂着被撞的头蹲了下来,不停地哼哼。

顾余安亲眼目睹了刚刚发生的一幕,“噗嗤”一声轻笑出来,苍白的脸上顿时有了一抹血色。

听到对方的嗤笑,温暖觉得很丢脸,心中的火气更甚,朝着对面的人怒吼起来,就像一只炸了毛的小野猫。

“你笑什么笑,你不许笑!!”

顾余安朝着温暖走了过去。

察觉到有人靠近,刚刚还无比嚣张的某人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