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 怎么?你心疼我?

“怎么?你心疼我?”白江沉冷笑,突然凑近,语调坏坏地:“你既然这么心疼我,那我缺钱,你去帮我把你爸妈的钱偷出来给我好不好?”

“不……不行的……偷钱是不对的,我爸妈会打我的。”

苏元沫缩着脖子,小脸揪成一团,过了几秒钟之后才抬头一脸认真地对白江沉说:“阿沉,你也不可以偷东西,那是犯法的。犯法的事我们不可以做知道吗?”

一想到上一世得知他在狱中自杀的消息时,那种绝望到痛不欲生的滋味,她死都不想再承受一遍了。

要不是当时怀有身孕,她恨不得跟他一起去了。

只是……

她好没用,连他们之间唯一的血脉她都保不住。

不敢再想,她连忙低下脑袋,抑制住悲伤,声音哽咽地说:“我爸妈每个星期给我一块钱,我都存起来的,现在已经有一百多了,我回去拿来给你好不好?”

“一百多块钱?你打发叫花子?”白江沉不高兴。

苏元沫又缩了缩脖子,怯生生地望着他,快哭了:“我真的只有这么多,以后我爸妈给我零花钱,我都给你好不好,你别生我气。”

“行啊,不想我生气,今天晚上把你存的钱都拿过来,顺便给我带饭。”话音落,白江沉想了想,接着说:“连明天的早餐一起带来。”

苏元沫眼睛一亮,扬眉笑了,声音脆生生的:“好的。”

晚上,天已经黑了。

苏元沫刚做好晚饭,苏父苏成强和苏母王淑玉都回来了。

饭菜端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