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张飞投胎

“啊!——”安静的课堂上突然响起一声惊悚的抽气声。

台上老教师的讲课声戛然而止——

姬无双一睁眼就看见一张放大的,布满了皱纹的和蔼老脸凑在自己近前。和蔼老脸愤怒地问他:“姬同学,你睡醒了?还做噩梦了?睁着眼睛都能睡着?你是张飞投胎的吗?”

“……”姬无双还没弄清楚情况,一堆问题就跟炮火似的向他砸了过来,一时之间反应无能。

周围的同学却都已经爆发出一阵能掀翻屋顶的大笑。老教师收回了自己的老脸,面色铁青,指着姬无双的手指抖了抖又抖,颤了又颤,最后还是忍无可忍,严肃大吼了一声:“站到教室后面听课!”说完,又冲着教室吼了一句:“笑什么笑!再笑去后面陪他!”教室这才恢复了原先的安静。

姬无双拿着书站到教室最后头,眯着眼睛看了看趴在他肩头的招财,一脸危险,问:“什么情况?我为什么会在孙罗源的身体里?”

执行任务的时候,他作为任务策划人担任的职务竟然既不是游戏总主持,也不是游戏检察官,而是被抽了魂进入了其中一个玩家的身体中!最最可恨的是,他的魂魄被抹去了相关记忆,对这个游戏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只以为自己还就是孙罗源本人,并且完全没有任何对孙罗源身体的掌控权。

就比如说最后屋子里只剩孙罗源一个人的时候,他拼命的在孙罗源的躯壳里面呐喊:“你赶紧别说这些感谢大老爷给你机会帮你赢得废话了,也别再问了!你都问了几乎一个小时了,都没有用!”

“你赶紧认错啊大哥!”

“大哥!你就说你错了,以后绝对不做坏事,好好做人,也不赌博了,你快点认错看看是不是有路可走啊?”

“喂!大哥!……”

可是不论他怎么喊,怎么哀嚎,他都快在孙罗源的躯壳里面跪下来求他老人家了,结果那个蠢货还是一点想法都没有,除了像无头的苍蝇一样横冲直撞之外一点有意义的措施都没有。

他的灵魂没有相关记忆,却是有本能的,本能的觉得只要人还活着就一定是可以有自救的方法,不论什么总得先冷静下来,然后挨个儿试一试,可是这些与他相关的本能全都被孙罗源那个蠢笨的身体锁住,然后……他就在那种压抑的要死的心理环境里煎熬到几乎崩溃!

再然后……他就盯着财神像面前的那串“钱=命”,无奈地听着孙罗源喊出什么“我把钱都给你……”

然然然后……就感觉到自己所在的躯壳急速地衰老下去,直接变成一个老人干。

哪怕是现在回到自己的这副躯壳里面,姬无双都还是心有余悸,这种心有余悸在碰到招财的时候完完全全就变成了怒火中烧。

招财却在他危险的目光中淡淡地问了一个让他猝不及防的问题:“你想和李敏发生点什么吗?”

“什么?”姬无双脑袋一卡,懵逼道:“什么意思?”

虽然说李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