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谁说福无双至

整整一天,姬无双都没能够好好听课,虽然他听了也听不懂,但是以往好歹能做做样子,而这天连样子都做不了了。他睡觉不贪,所以往往是第一个到教室的,李飞由于给他带了两大包吃的,也来得比较早。

于是,他们从教室没人时一直说到早读课上,又从早读课上一直说到下午放学。姬无双拼尽全力想要在“健谈”一事上头一较高下,奈何对方确实不是健谈,而是话痨病病重患者,在姬无双口干舌燥已经说不动话的时候对方仍然毫无不适地满嘴跑飞机。

期间,两人被老师点名滚到教室外头去罚站的时候李飞还在姬无双的耳边小声地嘚嘚嘚嘚个不停,姬无双泪奔——他的耳朵好累!

天知道为什么他明明就问了一句“你怎么到现在才来报道”,就要经历这么多的言语洗礼。他甚至悲愤地想:要是这家伙再不停口,我就告诉老师,他请假不是因为自家老人逝世,而是因为他家的小狗死掉了……当然,这也就是想想而已。

不过,李飞的这一特长也有些好处,好处就是,他不只能从天南说到地北,还能从他的祖宗十八代说到子孙十八代,短短一天,就好像把别人一年的话都说完了。如此这般,这般如此,姬无双觉得对他了如指掌,就连他小时候喜欢吃什么牌子的奶粉,抓过什么样子的知了都一清二楚,两个人就像是认识了很久很久的发小……

晚间,姬无双难得沉默,招财也难得觉得好笑,就连兼职的面条店的老板都忍不住问了姬无双一句:“小姬啊,你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

姬无双愣愣:“何出此言?”

老板担忧道:“这前一段世间,你天天冷着脸不爱说话,问你几句你才说上几个字,然后突然之间又好了,结果没好上两天,今天又突然不说话了。唉,你说你这么小,真是不容易,你有啥事儿你跟叔说,叔能帮一定帮你。”

姬无双瞬间明了,“前一段时间”应该就是招财代替他的那段时间,以招财高冷猫的性格,恐怕不只是老板说的那种“面无表情”,事实可能要恐怖很多……

姬无双正想着,老板见他不说话,又犹豫地问了句:“你是不是没钱了?要不叔先把你这个月工资给你?”

“还,还能这样?”姬无双吃惊地瞪大了眼睛,语气中难掩惊喜。

老板见状也松了口气:“怎么不能?提前预支一下工资而已嘛,也值得你愁眉苦脸这么久?”

姬无双满脸感动,他这个年纪,按理说应该是童工,之前找了一圈子的工作都没人愿意收,还是这个老板看他年纪小,以为他是离家出走的小孩子,拉着他劝了几句,两人唠了一会儿才知道他是个孤儿,最后咬咬牙给了他一份兼职。还再三叮嘱如果有人问他,就说是自家亲戚放学过来店里帮忙的。

老板人也是真的很好,姬无双看见店门口贴着的招聘广告上面写着的兼职是一个小时10元钱,但是老板跟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